在我们抱怨命运时,失去双腿的他却站在了冠军领奖台上

   

2019-02-03 17:17:55

近年来持续走低的经济形势让整个世界都感受到了一股沁入骨髓的寒意,越来越多的人们不得不以忐忑的心情来面对全球经济衰退的凛冬之怒。然而,曾在赛车事故中失去双腿的亚历克斯·扎尔那迪在前不久的WEC戴通纳24小时耐力赛上驾驶着宝马M8 GTE乘风疾驰的感人场面却在这个严冬中给了我们一丝惠风和畅的温暖力量,宝马车队能夺得组别冠军自然也少不了他的汗马功劳。亚历克斯·扎尔那迪在失去双腿后的数次赛事历程也在经过了漫长的戴通纳24小时耐力赛发酵后让世界车坛都为他的身残志坚交口称誉。 

亚历克斯·扎尔那迪 

其实,在FIA一级方程式大奖赛的铁粉看来,年少成名的扎尔那迪即使在英才辈出的欧洲车坛也绝对称得上天赋异禀。他充斥着卡丁车基因的成长经历与迈克尔·舒马赫、刘易斯·汉密尔顿这样的传奇车手如出一辙,而且他的成长还与中国大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1988年,香港维多利亚公园见证了扎尔那迪在此处举办的国际卡丁车赛事中大获全胜,1989年,扎尔那迪继制霸卡丁车赛事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投入到方程式大奖赛的角逐中,并在参赛第一年便迎来开门红,在澳门东望洋赛道为车迷呈现了一场精彩的比赛,世界车坛的一颗新星正冉冉升起。 

在F3才气超然的扎尔那迪在1991年吸引了刚刚成立F1乔丹车队并于当年首度参赛的埃迪·乔丹的注意。乔丹车队在与迈克尔·舒马赫分道扬镳后,埃迪·乔丹看到了埃里克森·扎尔那迪不可限量的潜力,向他抛出了来自全球赛车金字塔顶端的橄榄枝,让扎尔那迪结过了舒马赫的方向盘。不过,初入F1的毛头小子未能在强手如云的赛事中占到便宜,扎尔那迪旋即激流勇退,转战CART赛事,并在1997-1998年的两个赛季中梅开二度,迎来了赛车生涯的巅峰时刻。 

助力亚历克斯·扎尔那迪进入F1的埃迪·乔丹 

扎尔那迪在CART系列赛出类拔萃的优异表现再次吸引了来自F1的关注,不过这次选择他的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威廉姆斯车队——本已江河日下的威廉姆斯又遭遇引擎荒,雷诺退出F1让威廉姆斯不得不退而求其次,为赛车匹配性能一般的副厂引擎。为了应对当时迈凯伦、法拉利、BAR和乔丹等车队的强大压力,威廉姆斯将CART两冠王扎尔那迪收入账下,寄希望于他能延续CART系列赛中的统治表现,为车队力挽狂澜。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引擎的短版导致威廉姆斯赛车动力孱弱,扎尔那迪也囿于赛车糟糕的性能表现在当年的F1中一事无成。2000年,威廉姆斯车队迎来了初出茅庐的简森·巴顿,亚历克斯·扎尔那迪的第二次F1之旅无疾而终。 

简森·巴顿 

再次离开F1的扎尔那迪回到了自己熟悉的CART系列赛,然而命运弄人,成也萧何败萧何,CART系列赛成就了扎尔那迪的连冠霸业,但也让他遭受了终身残疾的厄运。CART2001赛季德国站,开赛后势如破竹的扎尔那迪驾驶的赛车在12圈后与另一台赛车发生剧烈碰撞,扎尔那迪的赛车在猛烈的冲击下支离破碎,而他本人也深受重创,在手术台上不得不以失去双腿为代价捡回一条命。 

康复期间的扎尔那迪在所有人都认为他从此将无缘赛车运动时,竟写出了《My Story》与《My Sweetest Victory》两部讲述自己赛车生涯的自传。如果说这两本书只是扎尔那迪不向命运妥协的前奏,那他在2005年WTCC(世界房车锦标赛)上的强势复出则真正奏响了属于自己的命运交响曲。 

考虑到扎尔那迪的特殊情况,他所效力的宝马车队在FIA规则框架下,将320i赛车的转向、油门和刹车机构统一设置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当年WTCC德国站,失去双腿的扎尔那迪在一众健全的优秀车手中一马当先,笑到了最后,成为第一位取得FIA赛事分站冠军的残疾人,震惊了全球车坛。在德国站夺冠后的扎尔那迪再接再厉,在接下来的比赛中继续以残缺的身体同健全对手分庭抗礼,直到2009年,扎尔那迪一共在WTCC赛事中取得了4个分站冠军,并告诉全世界,命途多舛的人在挚爱的梦想面前仍然能够保持旺盛的斗志,并凭借顽强的毅力实现自己的梦想。 

2005赛季WTCC的宝马320i赛车 

复出后的扎尔那迪没有将目光局限赛车场上,他在2012年登上了残疾人运动员的最高舞台——伦敦残奥会,并勇攀高峰,夺得两枚自行车赛事的金牌。 

前不久举行的WEC戴通纳24小时耐力赛再次让我们见证了亚历克斯·扎尔那迪挑战不可能的壮举。他驾驶的宝马M8 GTE赛车操控系统经过特殊改装,让他得以不依靠双腿仍能正常驾驶赛车,但驾驶难度难以想象——扎尔那迪不仅要依靠双手掌握方向盘,还要同时进行给油、刹车和换挡等操作,不过这些还只是最基本的动作,更关键的在于,扎尔那迪还要专注于超车、缠斗和走线等战术动作,与四肢健全的对手在高速竞赛中你争我夺。当然,比赛的结果我们已经知晓,宝马车队斩获组别冠军,扎尔那迪也再度战胜了命运的安排。 

参加戴通纳的亚历克斯·扎尔那迪已然52岁,这样的“高龄”对于赛车手来说几乎已经走到了职业生涯的终点。如果扎尔那迪不再参加汽车赛事,不再继续奏响他的命运交响曲,也许激励了几代人的传奇故事就将渐渐淡去。自扎尔那迪失去双腿后重新坐进赛车起,就达成了一个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就,扎尔那迪用赛道证明自己金灿灿的荣誉背后是孜孜不倦的命运抗争,赛道上留下的缠斗胎痕是强者如亚历克斯·扎尔那迪身残志坚的见证。 

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感慨,逆境中的信念真的有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对于亚历克斯·扎尔那迪来说,理想与现实之间,动机与行为之间,总有一道难以逾越的命运鸿沟。而2001年的鬼门关之行后对命运的抗争,早已让其超脱顿悟——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自己。 

扎尔那迪驾驶的宝马M8 GTE赛车 

诗人艾青曾这样描写礁石的形象:一个浪,一个浪,无休止地扑过来,每个浪都扑在礁石的脚下,被打成碎片,它的身上、脸上到处都是伤痕,但它依然挺立在那儿。 

也许,这就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亚历克斯·扎尔那迪就像艾青笔下的礁石。追寻理想的道路从来都是荆棘丛生,但他坚信,顺境成就幸运儿,逆境造就伟人,只要具备了礁石的勇气和精神,就一定能够到达理想的彼岸,让属于自己的那一曲命运交响曲在戴通纳上空余音绕梁,终日不绝。

撰文//  Carroll     图片//网络

关于与命运搏斗的故事,你有什么想说的呢?留言告诉我们吧!我们会选取一位留言读者,送上斯巴鲁BRZ的Tomica玩具车模一个。

上期中奖读者

请中奖读者后台留言快递信息

不想再错过有趣有深度的好文章?快把设为星标吧!保证你不会失望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