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说我不合群,我要改吗?

关注让我们养胖你的梦想和人生

“我不合群,我要改吗?”这是第五季《奇葩说》总决赛中的辩题。


主张要改的正方立场是:你可以选择改变自我、改变环境或者改变规则,与其硬刚在原地,不如选择摆在眼前的三条路之一,你会发现另一个世界同样精彩。


而反方的立论是:每一种性格都该被尊重,圈子不同不要硬融,比起一群人狂欢,一个人的独处更让你感到自在的话,那就做自己吧。


对于这个话题,我感触良多。


我在看到这道辩题时,想起了近期看过的电影《悲伤逆流成河》。电影中,女主角易遥因为染上性病,遭到了同学的侮辱、谩骂和欺凌,她是被排斥在群体之外的受害者。


不合群的她想要融入群体很难,妥协、讨好欺负自己的人吗?可伤害似乎并不会因此停止。以单薄的一己之力去对抗那悠悠众口吗?不过以卵击石罢了。


影片的最后,易遥纵身往海里一跳,试图用死亡去控诉施暴者的种种不对。而围观的人群里,那名曾多次目睹易遥遭欺凌,却因害怕选择缄默的女生,终于在那一刻,扬手给了肇事的男生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个情节令我感动不已。我想起了《奇葩说》里熊浩曾说过:“微光会吸引微光,微光会照亮微光,然后一起发光,这种光能把压榨的阴霾照亮。”


如同易遥般因过往的伤害心有余悸,甚至变得孤僻的人们,我多希望他们对人性仍怀有信心,勇敢地去寻找新的温暖的群,让那温暖的来源一点点地驱散心底的阴霾。


校园霸凌并不是普遍现象,但在学生时代,因为自身性格、习性的问题被排斥在群体之外的人并不少见。

在我读大学时寝室里便有一名不合群的女生。


这名女生经常与网恋对象视频聊天,可在开摄像头时却从不告知同寝室的我们,于是我们在寝室里换衣服的样子,全然落入了网络那头陌生的男子眼里。


我们十分气愤,请她尊重隐私,未经同意不要把摄像头对准别人。


可她依旧我行我素。


有一次我们无意中看到他们的聊天记录,那男人竟无耻地提了一句“没想到你们女大学生这么开放,内衣都穿这么性感的”,当时我们就按耐不住脾气和她吵了起来。


自此之后,她便成了我们宿舍里唯一不合群的人。


相似的情况也曾发生在我老乡身上,不同的是,不合群的人是她。


曾经,我几次去宿舍找她时,都察觉到了那里的气氛异常冷漠。


舍友分享水果时不会给她;她的毛巾掉在舍友的脸盆里,舍友直接拿起来扔到地上;看到她的桌面脏乱、鞋子乱摆,舍友甚至扬言想把她赶出去。


她对此依旧摆着臭脸不予理睬。


我问她:“你们寝室关系不融洽?”


“我无所谓,就知道对别人的生活习惯指手画脚,懒得理她们。”她如是说道。

对此,我不敢苟同。


寝室是我们除了家之外的第二个“容身之地”,但与家不同的是,它也是一个公共场所。


在公共场所里“不合群”的人大多破坏了规则,诚如上述的两名女生,跟自以为是比起来,她们更应该做的是反思自我,有错则应改之。


这才是成熟的人应当持有的态度。


步入社会后,职场便成了我们尤为重要的一个群。


在职场上,提到“不合群的人”,我们首先联想到的大多是这人内向、不善交际、或是自负、不屑与身边的庸俗人为伍。


对于这类人我们会建议他改掉不合群的毛病,因为良好的人际关系有助于工作的开展,人事关系处理不当徒增烦恼不说,有时因此丢了工作也是常见的情况。


在这里我还想讨论另一种不合群的人。


我的同学琳跳槽到新公司后,因长相稚气常被个别同事误以为是职位低微的助理,还经常提醒她:新人做事要主动积极,多学习、多帮忙。


琳虚心接受了建议,可有名业务部门的主管却三番两次指使她做职责范围外的杂事,比如会议前准备投影设备、帮忙寄快递、整理报销发票等。琳渐渐意识到了不对劲。


有次分公司新员工的入职资料需这名主管尽快处理,因琳曾有过人事工作经验便被总经理安排去协助他。


琳通过加班,两天内便把近两百名新员工的资料审阅完毕,移交给他时,那人连句“辛苦了”都吝于说,转身又将手头上未完成的工作交给她。


琳当场拒绝了,这并不是她的本职工作。


自此之后,她成了那名主管口中“不合群、不懂事”的人,慢慢地被一群老员工孤立了起来,每次茶水间的话题她都无法参与。


琳并不以为意,比起讨好他们,琳将心思放在如何提高业绩与效率上,不足一年便被内推到了检查部门,在职权上反而成了那名主管的上级。


在职场上合作是义务,我们要尊重、配合同事的工作,而合群其实只是一种能力,必要时将开关打开就行。比起一味迎合以求融入群体,出色的工作表现更能得到认可,获得晋升的机会。


生活中其实我也是长辈口中“不合群“的人。


儿时每每家族聚会,我在饭桌上总是沉默寡言,甚至和亲戚家的小孩也玩不到一处。


考上大学后家人为我办了升学宴,到场的全是父母的亲朋好友,因为着实不知如何应付长辈,我便躲到了房间里。


起先父母总会责备我不懂事,担心我会因为不合群的性格受委屈。


后来瞧见长辈硬拉着我话家常、亲戚拜托我介绍工作、父亲的朋友在家做客醉酒说胡话,面对这些时我依旧耐心、亲切待之,我的父母才终于理解,我的不合群原来只是不擅长表达情感,他们的孩子依旧具有善良的品格,这于他们而言已然足够。


生活中也存在这样的人,他们的不合群并非出于冷漠、自私或高傲,只不过比起外界的喧哗来,他们更倾向于维护自己内心秩序的平稳。


表面上他们的不合群看似孤独,可内心世界的丰盈从未给予他们孤独感。


我们又何必去建议他们改变呢。


“我不合群,我要改吗?”在这场辩论的最后颜如晶举了一个例子,提到了美洲野牛。

美洲野牛是群居动物,移居时总是跟在同伴身后,因为生怕走丢所以盯紧了前面一头牛的屁股,沿途的风景对它而言并不重要。或许它相信,与同伴一起抵达的地方会有更美丽的风景在等着自己。


可中途若有一头野牛想去看日落、看繁星,也请不要为它担心。


因为在前往的路上,它会遇上另一头也想去看星星的野牛。

就像英国诗人约翰·多恩所说的那般,“没有谁是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居。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连接成整个陆地”。


—END—

   

作者:逆流而上的鱼,人生如海,尚在用力扑腾的拼命姑娘。

夏末团队

图/紫荷   排版/紫荷   校对/天天向上  

编辑/梵高的二维星空


如果你是一个有趣的灵魂,进入个人成长读书社群;

加微信号 xiamolaoshi,夏末老师正在前方等你。

内容合作、转载开白,联系微信: zk13137974942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