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种人是极苦的,是从小失去亲人,任命运揉捏着长大的孤儿

   

2019-03-29 13:31:50

在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是极苦的,一种是从小失去亲人,流离失所,任命运揉捏着长大的孤儿;一种是在冰天雪地的冬天,仍会在街角乞讨的老人和身体残缺的乞丐;一种是浑身散发着恶臭,漫无目的的行走在大街上啃着从垃圾桶里捡来的馒头,不知生是何物的疯子。与他们的境遇相比,我们暂时的漂泊又算什么呢?

孤儿因为失去了父母的保护,或者还未长大,就死在了某个土豪的屋檐下;或者跌跌撞撞的长大,炼出了一颗比顽石还冷峻的心;或者一路遇到善良的人们,他对世间的爱比一般的人都要深!乞丐因为无法用双手生活,生存让他们把“尊严”这个不能当饭吃的东西放到了一边。(那些打着乞丐的名头去行骗的人除外)在城市繁华的大街小巷,行乞的人们,倒成了一个城市必有的风景。我们无法去阻拦,那一双双乞讨的手向我们伸来,我们可以装作说自己也很可怜。但是在某个街角看到某个可怜的人,而想起了另一个自己的亲人或许也在受类似的苦时,那双很久未哭的眼睛,突然有了眼泪,我们哭的是那样的痛彻心扉!疯子,是一些活着,却已经把这个世界忘记了的人。他们的心停留在某处,某一个时间,某一段经历,某一个人的心里。现实中的他们,只是凭着那么一点点未忘记的本能活着。我们看到他们时,多是即刻避之,我们厌恶,甚至害怕。他们幻想,分裂,忧郁,狂躁,时而嬉笑,时而痛哭,他们突然吼叫,又不断的重复着某句誓言,他们不停地自残,他们时常攻击那些他们认为不怀好意的人。他们像一个个来自地狱的游魂,向我们警示着什么,他们又像一些被折断翅膀的最善良的天使,等待着另一些天使的降临。

我们常常说自己是一个没有家的孩子,所以我们要去漂泊。 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可以通过双手的努力,去为自己找回一个家。然而他们的家又在哪里?

孤儿说:我的家在未来,过去我的父母怀着幸福把我生下,无论他们是狠心,还是无意中把我抛弃,既然我没有死去,我的家在我的心里。行弃的老人说:我的家在过去,那里有我的儿子,女儿牵着我的手;那里有我的孙儿,外孙,欢笑着在我的怀里;那里什么都没有,我的家在未来,我的家在我的心里。疯子说:我的家既在未来,又在过去,那段始终没有结局的恋情,一切都还未开始;我之所以在现在的世界恋恋不去,因为那过去和未来的她都还等着我每天去相聚。我的家既不在未来,也不在过去。我藏好了灵魂,走在这个满是欲望的世界里,一切善恶的挣扎,再也与我无关!沉睡也好,清醒也好,我的家在我的心里。

快过年了!我们又可以回到家里和亲人,欢快的相聚!那个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漂泊的孩子,望着飘着雪花,空气冰冷的大街;望着来往人群留在雪上的处处脚印,他突然欢笑起来,想起了一件事情……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是幸福的,无论你是因为辍学,失业,失恋,失去亲人,生意失败,重病,残疾等任何挫折,只要你的家还在,你都有理由去感激!即使你不幸家已破碎,但至少家还在你的心里。孤儿,乞丐,疯子, 那些活在这个世界上,最苦痛的人们都把这份温暖,牢牢的抱在心里,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抱怨,而不去珍惜?

转来此文是祭奠我回忆可怜深处的记忆,用我那曾经的笑容来堵塞记忆深处的疼。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世界上有种人是极苦的,是从小失去亲人,任命运揉捏着长大的孤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