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最后一天,大雪纷飞

   

2019-03-31 14:04:03

早上七点多醒来,第一件事照例是收集蚂蚁森林的绿色能量。点击后缓冲半天,居然是网络不可用,看到半夜十二点的短信通知,才知道自己的号码欠费了。

手机不能玩,恋床顿时变得毫无趣味。我穿了衣服一回头,才发现窗外正是大雪纷飞。这简直有点儿惊喜了。在这三月的最后一天,在千里之外的家乡早已是春暖花开的时节,在昨天尚是晴空万里、暖阳惹人醉的情况下,今日的天空居然飘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

我赶紧穿了羽绒服,戴了宽沿的编织帽,快速下了楼梯,跑到校园里赏雪。大的雪朵仿佛是蒲公英的孩子,松松散散,悠悠扬扬地从空中飘落。周围的高山和田野早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只有落在校园里的雪,刚一着陆时便迅速融化了。红绿色的操场依然是红绿色,黄色的教学楼也依然是黄色的。仿佛学校聚合了天地间的温热之气,有着融掉一切寒雪的力量。

我站立在大雪之中,拿出手机,在操场上开始拍照,拍几秒钟的短视频,想要记录这三月最后一天的风雪,犹嫌围墙的阻隔影响了视线。我又拾级而上,不顾镂空台阶的湿滑,爬上了二楼的屋顶上。虽然仍有高山的阻挡,视野还是宽广了不少。仔细看去,山峰也好,田园也罢,都只是覆了一层薄薄的雪,好像一个少年故作老成,染了白发,那头皮上新长出来的头发仍是黑黝黝的,隐约可见。

今天周日,绝大多数学生都在自己家里了,在学校里为数不多的老师也趁着周末要好好休息,举目望去,偌大的校园空无一人,校园周围又是鲜有人家。雪花落在我的肩上,落在我的手臂上,落在我仰天旋转的面庞上。闭目而思,我仿佛游走于空荡无人的旷野,天地之中,只我一人。我又仿佛是木心笔下那个大雪纷飞的人哪,满怀着心事,期待着谁的来临。

然而听到近处的一声咯吱,只见一个村民出现在自家门前,他身后的房子正飘出一缕缕蓝色的炊烟。又有一阵阵悦耳的鸟鸣传来,声声入耳。我忽然才发觉自己从来都不是遗世独立的,而是身处真切的烟火人间呀。

不过是早上的九点多钟吧,我开始做早饭的时候,雪花渐渐变小,竟至消弭不见了。我走到阳台往外望去,那山腰上,那田野上的一层薄薄的积雪也融化了,完全露出了黑色的土地。少年,终究还是少年啊。

2019年3月31日,写于支教学校值班室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三月的最后一天,大雪纷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