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集 | 他用镜头,为LV 画下日内瓦

每每谈到旅行摄影,就不得不说到将旅行奉为艺术的奢侈品牌路易·威登 (Louis Vuitton)。为了进一步完善品牌对“旅行”主题的书面表达,路易·威登推出全新旅行摄影丛书——《时尚之眼》(《Fashion Eyes》),邀请五位来自不同国家的摄影师,新添了五本时尚摄影影像集。

影集借助专业时尚摄影师们的才华,以一座城市、一个地区或一个国家为主题,透过摄影师们的专业镜头带领大家走访西西里岛、伊朗、峇里岛、日内瓦与丝路,巧妙地在旅行摄影中表达时尚态度。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影像集,是《时尚之眼》新系列中,与摄影师 Paul Rousteau 合作的《Geneva》(日内瓦)影像系列,在粼粼波光的指引下,摄影师将日内瓦湖畔令人心醉的蔚蓝情调精准定格。

我发现完全深入这座城市是不可能的。但矛盾的是,这种挫败感激发出日内瓦感性、热情和性感的另一面。

Paul Rousteau

Q
A
&

Paul Rousteau

摄影师充满感染力的艺术风格引导观者看破虚妄的表象。这位现居巴黎的摄影师痴迷印象派与野兽派艺术,偏爱明亮柔和的色调,时常将自己描绘为一位无所事事的画家,欣赏能够潇洒遁世的艺术家。他的摄影作品充满了非物质的空灵之气——若这个概念在艺术上成立——与无形之物周旋不休。在曝光过度的模糊影像中,亮丽的色晕令人着迷。关于他的更多作品,可以登录他的个人网站 :www.paulrousteau.com

能否分享你第一次关于摄影的经历?

当然,我记得是 16 岁的时候。我拿着朋友的相机进行拍照,记得那天按下所有的快门声。从那天起,我就没有停止过拍照。

能否介绍这次你为路易威登《时尚之眼》系列摄影专辑创作的《Geneva》(日内瓦)?

当接到这个创作需求时,我脑海中萌生的想法就是展现一个田园诗般理想化的瑞士,让我想起在这如画风景中度过的三年美好时光。我想通过游泳、裸体、忧郁的女性来勾勒出这样的画面,就像画家通过人体做线条研究一样。

我想到了马蒂斯《The Joy of Life》作品中的裸女在湖边吹笛,还想起《Claire’s Knee》《Strangerby the Lake》《One Deadly Summer》等非常夏日的电影。我尝试像莫奈创作《干草堆》般观察光线在大喷泉的差异,因为大喷泉是日内瓦最美的雕塑。

在夏天我拍摄了第一张照片,之后在不同季节里进行创作,这成为我每天发现这座城市新地区、新街道的契机。有时我也会在不同的光线下拍摄同一座雕像。灵感指引我从一条街道走到另一条街道,从一张影像切换到另一张影像。当漫无目的地行走时,我与日内瓦历史上的重要人物——让 – 雅克 · 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结识,尤其想到了他的《一个孤独者的漫步遐想》(Reveries of theSolitary Walker)这本书的书名。

日内瓦最令你印象深刻的是?

在我心目中,日内瓦的湖是最吸引人的。然后你会看到大喷泉、米黄色的楼房墙面、阒寂安宁的 Bains des Paquis 码头乃至罗讷河与阿尔卑斯山均呈现出焕然一新的面貌。如果把日内瓦比作一名女子,她将是年长、富有、有涵养、包容的,但也神秘和理智,就像 Félix Vallotton画中的女子。日内瓦居民谨慎而恭敬,让我在那儿感到很自在。

《Geneva》想要捕捉的是什么?

拍摄时那些沉思、孤独的日子时有快乐,但常常是忧郁的。居民的谨慎和缺乏与人接触迫使我在冰冷的雕塑中寻找温暖。我发现完全深入这座城市是不可能的。但矛盾的是,这种挫败感激发出日内瓦感性、热情和性感的另一面。像是一种不可能的爱,促使人们对这座城市进行沉思和情欲的探索。在风景中寻找她身体的曲线,在小巷的角落里取悦她的肉体。当挑选这些图片时,我采用多情和同理心的方式。

你的创作中,常常能发现那种敏感细腻的特质?

我的拍摄色调很浅,拍摄对象从日常中汲取,并总是积极乐观 :一朵花、一只鸟、一场日落、一个孩子的笑脸。通过这些影像重新发现简单事物是对普遍悲观主义的反应,也是我应对危机、恐怖袭击、恐惧和某种幻灭的方式。这也是我在积极塑造的人生观和创造观。我选择亮丽的颜色,是因为当我在思考世界之美时,它们让我将有时感觉到的情感以视觉的方式呈现。那些时刻是种顿悟。我所说的顿悟就是证明创造的奇迹。抽象是显示可见与不可见、事物的复杂性和生活之间的边界之一。这是感知之门所在的地方,是现实和幻觉之间的边界。

你的影像作品给人的感觉更像一幅画,包括拍摄叙事的方式。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喜欢说自己是个懒散的画家。不但因为我创作时没有经历过困难的过程,而且看似只需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能让我的画面变得亮丽。实际上它涉及了大量的工作和非常多的努力!

 Pierre Bourdieu 在关于摄影社会用途的文章中谈到,摄影是一种与绘画相比的“中庸艺术”,后来被视为一种“高尚艺术”。我所分享的这种价值判断可能是我改变和推翻实践的原因。如我所见,这是一台记录现实、机械而无灵魂的机器。通过对一张照片所采取的动作,我试图将其人性化,赋予其一种独特的个性。

马蒂斯说 :“画家的职责是提供更多摄影不能给予的。”我试图从大师的反方向去揭示摄影不能显示的东西,把它从记录真实的义务中解放出来,揭示现实之外的东西。尽管我对摄影的局限性提出批评和质疑,但每天我都通过书籍、杂志、网络,努力向专业和业余爱好者学习。但我希望的摄影风格是自由,很难从其他摄影师那里得到灵感。

我最喜欢绘画作品,它们成为让我兴奋的刺激情绪原因。我特别喜欢那些描绘非现实的画家,他们创造了自己的世界。

作为观察者,我喜欢看到艺术家对世界的不同解读。我钦佩个人和主观的观点,例如域外艺术(Outsider Art,最早由法国艺术评论家 Roger Cardinal 以 Art Brut的同义词提出。指非艺术领域的人们创造出来的术作品,特别是指未受训练的人所画的粗糙、不熟练,甚至粗鄙的作品。Art Brut 一词是法国画家 Jean Dubuffet 所创,他认为这些作品艺术表达最纯真的形式)、波斯细密画、启示录挂毯,或者是 Pierre Bonnard、Giotto、EmilNolde、Fra Angelico、David Hockney、Picasso、Jér?me Bosch 等艺术家的作品。

感知日内瓦在现实和幻觉之间的边界

编辑→ 吕旻

影像集 | 当你在凝视自然时,自然也在凝视你

影像集 | 窗影之后,花非花

 Join Us 

一键关注,获取更多智慧生活灵感!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