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达维亚大围攻:荷兰东印度公司激战爪哇岛的内陆霸主

   

2019-02-12 17:25:12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荷兰东印度公司?



17世纪,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势力扩张,彻底改变了整个南洋地区的势力平衡。他们同土著居民的合连纵横,尽管精彩却很少引人注意。巴达维亚城的大规模围攻战,就是这一系列冲突的矛盾总爆发点。


荷兰人的南洋战略

到荷兰人抵达为止 巴达维亚都只是一个区域小城


作为现今印尼首都雅加达的前生,古代的巴达维亚只是爪哇沿海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城邦。虽然它竭力吸引东西方商人前去贸易,但最重要的香料物流却被邻近万丹把持。巴达维亚就这样被笼罩在万丹的大都会光环下,苟且于为各国商人提供一些补给品和土特产。

由于荷兰人屡次没能拿下北方的马六甲,便迂回到南方的爪哇岛,期望从源头上控制香料贸易。但东印度公司首要目标也不是巴达维亚,而是更有影响力的万丹。荷兰商人在当地建立了好几个可以兼任临时堡垒的商馆,还试图和万丹苏丹签订一个垄断贸易的协议。但当地宫廷中的反荷兰势力十分强大,首相和文武官员都千方百计想要挤走荷兰鬼子,甚至不惜和新到此处的英国人合作。迫于万丹的实力强大,东印度公司不敢轻启战端,只得逐步将贸易重心转向了巴达维亚。


强大的万丹一度与荷兰人关系紧张


巴达维亚的统治者,原本非常羡慕万丹的商业厚利,荷兰人的到来是他求之不得的好事。东印度公司也就获准租赁土地、建造房屋,并垄断了城市的贸易特权。荷兰人不但兴建石头商馆,还完成了配套的小型造船厂,竭力将贸易从万丹拉向自己这里。他们的船只更以巴达维亚为基地,拦截附近的商船,迫使商人们更改交货地址。

作为宗主的万丹便对巴达维亚人发出警告,但巴达维亚也对荷兰要塞显得无可奈何。面对驻军2000人的炮台和栅栏壕沟,当地土兵也是无能为力。一直到1619年的年初,11艘英国武装商船加入到了反荷兰阵营。在他们的支援下,万丹与巴达维亚联军向荷兰人驻地发起进攻。但随着英国人的首先撤走,一无所获的万丹军就只带着被捕的巴达维亚统治者离开。荷兰人借机占领了整座城市。


巴达维亚逐渐成为荷兰东印度公司的首府


新势力的乱入

爪哇内陆的马打蓝也趁机崛起


在三方为海边的利益而打的不亦乐乎时,一个新的霸主出现在爪哇岛的内陆地带。在最后一个印度教大国满者伯夷的废墟上,已经兴起了伊斯兰教的马打蓝苏丹国。经过了前两任苏丹的励精图治,发展为爪哇腹地的绝对霸权,很多沿海贸易城邦都对其表示臣服。第三代苏丹阿贡也下定决心,要彻底扫平爪哇各邦。

而且和海岸线上的贸易城邦不同,马打蓝苏丹国是典型的东方式君主集权国家。霸权的基础不依靠繁荣的国际贸易,而是数量众多的农民和一望无际的田野,以及由他们供养的桀骜领地武士。马打蓝原本就是是南洋诸岛的主要稻米供应地,远到马六甲、近到万丹的广大地区都依赖马打蓝人输入粮食。


马打蓝苏丹国的旗帜


王都克尔塔更是典型的君主制大都会。每天需要宰杀牲畜4000多头以供给官民肉食,城里有数千家肉铺。城市的死角还建有军事用途的钟楼。只需要敲响大钟,就可以从克尔塔和周围的村镇中召集30万人来当兵。

当然,这类强权本身也很难依靠纯粹的农业收入养活。在鼓励大米出口的同时,会严格限定外来粮食的进口。而诸如砂糖、洋葱、棉花等贸易特产,都会被苛以重税。完全仰赖进口的棉布、胡椒、蜡等民生物资,一样有着不低的税率。至于牛、马和水牛等具有战略意义的牲畜,非王命也一概不准出口。连生活在国内的妇女都不得前往沿海城邦。


以农业立国的马打蓝人属于典型的东方式集权


此外,马打蓝还依靠各地方州邦缴纳的贡赋。按当地的生产力水平来说,是相当沉重的负担。属民在缴税之余,还要承担兵役。并且在修筑城池要塞、道路桥梁时充当免费劳役。人头税则确保核心地区的居民要每人都交给苏丹10个盾,在被征服地区的价格也会涨到则每人个50盾。

根据苏丹阿贡的估计,只要自己的军队攻下万丹,就可以从各国商人那里获取高达23万里亚尔的财宝,还可以获得万丹苏丹重金延聘土耳其工匠铸造的攻城大炮。为此,他们开始和巴达维亚的荷兰人接触。双方商议由荷兰人提供船只,马打蓝出动陆军,一同围攻万丹。


荷兰人险些出动舰队与马打蓝人组成联军


就在双方反复讨价还价的最后阶段,在马打蓝控制的贸易据点查帕拉,发生了荷兰海盗劫持马打蓝贸易船的事件。为此,查帕拉守将派兵杀死杀伤不少荷兰商人。作为报复,荷兰东印度公司总督科恩率领一支舰队前来,用火炮摧毁了查帕拉的城区,并抓捕焚烧查帕拉港口的船只。原本准备联合的两方,立即进入交恶状态。


但苏丹阿贡并未马上对巴达维亚的荷兰人宣战,而是继续派人去询问其是否愿意配合马打蓝进攻万丹。荷兰人却因为担心万丹陷落后,让巴达维亚和马打蓝之间再也没有缓冲地带,所以没有答应下来。


纪念阿贡苏丹的印尼邮票


此后,双方在联盟问题上周旋了数年,一直没有明确结果。苏丹阿贡不得不暂时将矛头指向爪哇的其他地方。1624年他攻占了以富庶著称的马杜拉,次年又攻占了整个苏鲁马益地区。到1626年攻占了贸易港口泗水,实力得到进一步壮大。甚至试图用外交手段招降万丹苏丹,但同样被严辞拒绝。

最终,阿贡才准备正式对东印度公司下手。由于已经获得了一系列胜利,马打蓝实际已经将爪哇的大部分主要港口都收入囊中,从陆地上达到了部分封锁荷兰贸易的效果。但想要攻打巴达维亚,马打蓝并没有十足胜算。


荷兰人绘制的爪哇岛地图


突袭失败的第一次大围攻

马打蓝人依仗的传统爪哇帆船


1628年,一支来自马打蓝的船队突然来到巴达维亚,并向荷兰人贩卖大米。这反常的动作引起了总督科恩的警惕。这显然是一支有组织的侦察分队。在对方离开后,科恩就下令加强了城市戒备。

虽然马打蓝在陆地上横行无忌,但在海上依然是免矮人三分。苏丹阿贡继位之初,全国的军用船只仅有35艘。现在只是靠吞并了许多沿海港口,才有了数量更多的水面力量。如果没有强大海上势力的支援,马打蓝无法彻底封锁一个沿海大都市的对外交通。


巴达维亚在荷兰人营建下成为了地区大城


比海军弱小更致命的是后勤问题。马打蓝的都城克尔塔远在爪哇腹地,从克尔塔出征要横穿整个爪哇的西半部。沿途道路十分崎岖难行,不但有很多荒芜不毛之地,还有危险的沼泽和泥潭。大军携带粮草通过,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爪哇当地又是典型的亚热带季风气候,每年雨季都降水不止,使得道路无法通行。马打蓝士兵必须在当年5月收割庄稼,带着新粮踏上征途,然后赶在10月底前返回以便播种。进攻防御并不坚固的马来城市可能时间充裕,但要进攻一座典型的西式要塞就胜算有限了。

荷兰人也已经将巴达维亚当作本土级别的要塞来精心建设。在靠近马打蓝的城市东侧,挖掘了一条长壕。只是计划中的带炮台城墙,因人力不足而只能用一道直线河渠替代。长壕的东端设有通行的桥梁,所有的城门和桥梁处都加筑了半月堡或角堡。针对旧街区的沼泽通行不便的问题,用挖掘的泥土填城了一条贯通市区的主干道。主干道的西端就是市政府、广场和教堂等中枢机构,外围有壕沟的严密保护。城市的新建房屋,也多以石制为止,以防在遭到进攻时起火。


17世纪前期的巴达维亚平面图


在城市的外围,荷兰人也清除了大量树木和房屋,保证守军的视野开阔。但在稍远一些的丛林里,仍然活跃着很多爪哇的部落。这里也成为了巴达维亚守军的侦察盲点,导致马打蓝人有机会潜入到距离城市很近的地方。而且荷兰人本身也对马达蓝的进攻,完全没有认识。

8月22日,又有60艘马打蓝商船突然开进了巴达维亚港外。船上装满了大米、椰子、砂糖等货物。这些人声称要到马六甲进行贸易,并按规矩停泊在河口的栅栏外,派人上岸办理通关文件。但包括守军在内的所有人,都本能的预感情况不妙。在荷兰人紧急关闭了河口栅门时,大量的爪哇人和华商也纷纷坐船逃离。城里的11艘武装战船则航行到河口一字摆开,准备阻截马打蓝船队的继续上行。


一艘结合了中国式帆船元素的爪哇船


发现奇袭无望,马打蓝人又随即强行发动了进攻。隐藏在船舱里的900名精锐士兵,开始撕下伪装,强行突入城内放火。先是击退了港口城墙上的少量守军,接着便大胆向市区方向逼近。但在城市东南角,罗尔金堡的守军用枪炮火力挡住了他们。缺乏火力支援的马打蓝突击队,无法攻下坚固的西方堡垒。所有人又转向西面的帕勒尔堡,结果还是被密集的火力击退。经过三天的横中直撞,马打蓝人的奇袭以完全失败而告终。突击队的残部丢下同伴尸体,上船原路返回。

8月28日,由肯达尔领主包勒斯卡率领的10000多马打蓝主力军,又出现在巴达维亚以南。荷兰人自知的兵力太少,无法兼顾所有防区。科恩便下令将巴达维亚南部和西部城区的房屋都付之一炬。所有人撤回防御稳健的市北固守。


荷兰东印度历史上最重要的总督 科恩


马打蓝方面虽然拥有数量的优势,却还是无法攻克西式堡垒。国内长期的经济统制政策,让马达蓝人在接触先进技术方面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在纳贡欧洲和西亚火器四处扩散的年代,他们还没有像样的攻城炮来对抗西方敌人。不要说是远方的奥斯曼与波斯,就是和临近的亚齐、万丹等土著王国相比,也是差距甚大。

于是,进攻者只能用小型火器射击。一方面在守军的射程外建立了两个阵地,接着又用土工作业的办法掘壕前进。但在距离荷兰堡垒很近的地方,他们又遭到了120名荷兰士兵和城内华人、印度商人的联合阻击。这次短兵相接的结果,直接宣告了马打蓝人快速解决战斗的希望破灭。科恩更是派出精选的士兵出城,同填平壕沟的进攻者厮杀,却也很快陷入了源源不断赶来的土著人海之中。多以火枪手为主的近代早期殖民军,显然也不太适应这样的战斗形式。


陷入短兵相接的荷兰火枪手


关键时刻,荷兰人派出了一些招募来的日本浪人雇佣兵。这些因为国内战争结束而失业的下级武士,使用娴熟的刀法将不熟悉他们的马打蓝人击溃。守军再次出动火枪手方阵,用排枪将更多还缺乏心里准备的敌人驱逐。

进入10月,马打蓝军开始出现后勤困难,许多士兵逃入丛林寻找食物。科恩抓住机会,将市民和守军组织了起来,拼凑抽出一支3000人的部队。他们以日本士兵为先导,向南方阵地上的马打蓝军发起了一次猛烈冲锋。后者的总司令包勒斯卡当场阵亡,残余的士兵都逃入山区自守。第一次巴达维亚大围攻便以荷兰人的胜利告终。


混迹南洋的日本浪人 是早期西方殖民者看重的雇佣兵


虎头蛇尾的第二次大围攻

荷兰人笔下的爪哇岛传统武士形象


第一次围攻失败,让即位以来未尝败绩的苏丹阿贡勃然大怒。他下令将除自己儿子之外的全部高级指挥官们斩首,准备再次发动强攻。

为了凑出规模更大的部队,苏丹下令在直辖领地内进行十丁抽一的总动员,从而征集了超过100000人的新军。同时,下令在沿海各城邦搜集粮食,准备用于秋季的围攻。


被荷兰人逮捕的马打蓝间谍


接着,苏丹还派人拉来了两门老式加农炮。这是荷兰人过去为和他建立友谊而赠送的。虽然从未使用过这种大型火器,马打蓝军队还是提前一个月,就将大炮运到了巴达维亚附近的预设点上。最后,阿贡派出一名以大使名义出访的间谍,企图麻痹城内守军的注意力。

1629年6月,苏丹的间谍开始在巴达维亚侦察起荷兰人的港口情形,但关于马打蓝人正大规模囤积粮草的消息也同时抵达。科恩毫不犹豫的将大使逮捕,并通过严刑拷问获得了马打蓝人的新作战计划。荷兰人还就此得知,由于人数过于庞大,进攻者的所需粮草都来不及快速运输。他们必须动用大量征集来的商船,将粮食运抵巴达维亚附近。但在此之前,这些补给品都堆积在各个主要港口内。


东印度公司舰队在南洋是无人能挡的存在


荷兰人马上集中了所有的战船出击,猛烈袭击那些囤积粮草的马打蓝港口。先用舰炮一阵轰击,再派遣突击队上岸逐个扫荡,将大批军粮付之一炬。各港口因为要应付马打蓝下达的沉重差役,根本无力阻止荷兰人的行动。于是,第二次巴达维亚围攻在开始前就已经趋于夭折。

8月21日,马打蓝人的前锋抵达巴达维亚郊区。除了海量的步兵、牛马和2门火炮,还有特意调来示威的骑兵和大象。但他们从一开始就面临军粮不足的危机。


抵达巴达维亚城下的马打蓝军队


进攻者再次从守军火炮射程外开始建立营地,并用工事向巴达维亚的城墙迫近。但好不容易拖运来的大炮,还是因为射手水平太差而没能发挥威力。所以,只能用连续不断的夜袭来试探守军虚实。只是每次冒进突击,都会被严阵以待的守军击溃。虽然荷兰总督科恩在9月底因患痢病死,但进攻者手里不多的粮食储备也已彻底耗尽。临阵受命的荷兰新指挥官雅克?斯皮克斯,在不久后便发动一场旨在安定军心的反突袭。冒险出城的荷兰士兵发现,大部分马打蓝士兵已经因为饥荒而逃到其他城市去寻找口粮。

10月2日,马打蓝人想方设法把2门大炮撤出了阵地。其余军队也在7日开始大规模撤退。荷兰人则因为失去了总督而没有发动任何追击,第二次巴达维亚围攻战就这样草草落幕。


东印度公司徽章上的科恩铭言:永不放弃!


两次巴达维亚围攻战,是苏丹阿贡一生中少有的失败战役。此后,这位以武功而著称的苏丹,再也没有试图用武力来夺取荷兰人的城市。但他在爪哇岛上的其他地方,马打蓝军队的征伐一直持续到其生命结束。

在阿贡去世的时候,马打蓝人终于控制了几乎整个的爪哇岛。除了荷兰人据守的巴达维亚和同样有很强实力的万丹外,其他地方都已经成为了他的领地或藩属。可能在苏丹看来,西方人的小小领地对他的国家不可能造成实质性妨害。


阿贡苏丹在死前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爪哇之王


在之后的历史上,东印度公司还是以巴达维亚为基地,不断介入爪哇岛的各种内部冲突。最终,盛极一时的马打蓝苏丹国,还是在荷兰人的合连纵横中完全瓦解。  


推荐阅读

澳门之战:荷兰东印度公司在远东的首次大败


分享本文 写作资料
请扫描下方 二维码 
加入冷炮的 知识星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