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知道《甘柴劣火》“引用”了多少字?

“适当引用”的标准是什么?《甘柴劣火》这篇文章的引用密度是否在“适当”的范畴呢?

作者|墨林

来源 | 媒通编辑部

111日,公号“呦呦鹿鸣”发布了一篇题为《甘柴劣火》的文章,文章交代了“武威抓捕三名记者”事件的始末,对近两年的甘肃政圈进行了梳理。此文在社会上广泛传播的同时,也引起了一些媒体人的声讨和质疑,称这篇文章是“典型的洗稿”。

 

例如,调查记者王和岩(《甘柴劣火》一文引用了王和岩的报道)在朋友圈直言:

 

“原来,所谓爆款文章可以根本不用采访,不花任何成本,不冒任何风险,利用付费阅读壁垒,就可以攒把攒吧炮制出爆款来。只要声明‘文内所有信息,均来自国内官方认可、可信赖的信源’,只要写出原作者,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无限制照搬,从而免责了。”

 

时评人张保平对此文及作者发表了极为严厉的批评:

 

“这是一篇典型的垃圾的洗稿文!所谓的10W+就是这样制造出来的……你用媒体的采访内容当你自己的采访成果、还搞个垃圾标题哗众取宠跟风炒作……这样的文章既不是新闻也不是评论、既没有正确的三观更没有社会正能量。这样的作者无耻无畏,是混迹于……”

 

面对批评和质疑,“呦呦鹿鸣”作出回应,详细列出了《甘柴劣火》一文的信源,并给出了否认抄袭财新网的理由(总结如下):

 

1、开头已标注信源声明;

2、财新网的报道只是一部分事实支撑;

3、财新网不可垄断新闻事实的传播;

4、文章已三次注明“财新网”;

5、本文是一种独家叙事,“媒体与党政系统持续的冲突”是独家发现;

6、文章有大量个人经验叙事。

 

这个“辩护词”没有说服所有人,有网友指出,这个辩护只能够说明“我不止偷了一家,还偷了很多家”;但也有人认为有标明出处算不得“抄袭”或“洗稿”,“适当引用”是写稿的基本操作,而且呦呦鹿鸣有明确的标注出信源。

 

那么,核心问题来了,“适当引用”的标准是什么?

 

《甘柴劣火》这篇文章的引用密度是否在“适当”的范畴呢?遗憾的是,目前关于网文的鉴别尚无一套客观的标准,也不像论文那样有基于数据库的收录、监测系统,但我们可以参考一下相关著作权法中关于“适当引用”的规定。

 

在参考之前,还要说明一下为何非要有一个客观标准或字数上的界定;为何不能按文章的核心主旨或“标注”来界定一篇文章是“抄袭”“洗稿”还是“原创”。首先,核心主旨是很主观的东西,“独家发现”和“个人经验”没有说服力,不能为文章的全部内容“免责”;其次,“标注”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也不能成为“免责声明”。

 

所以说,“适当引用”的掌握尺度从质上很难确定,要有字数上的规范和边界。

 

根据国家《图书期刊保护试行条例实施细则》第十五条规定,“引用非诗词类作品不得超过2500字或被引用作品的十分之一”“凡引用一人或多人的作品,所引用的总量不得超过本人创作作品总量的十分之一”。(只做参考,不一定适用于新媒体文章)

 

因为《甘柴劣火》一文上万字,引用庞杂,涉及报道很多,凭小编一人之力无法逐字比照,也无法给出一个具体的引用比例;再有,对于新媒体文章的“适当引用”范畴,业界尚无共识,因而即使得出这个引用比例,也无法定性。

 

这也是一直以来,传媒业界就“洗稿”问题争论不休的原因所在。在此,我们呼吁监管部门、行业组织或平台方能够出台相关的标准或政策,并搭建智能的收录、检测系统。否则的话,关于版权的一地鸡毛的争论不会休止!



昨日推文获奖读者:雨蝶;剑胆琴心。请联系(微信:18813057059)领取奖品。(注:互动有奖栏目对外合作,有意者请联系我们)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