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宝贝20年后重拍,突然发现我们才是第一批被选中的孩子

这是  的第 854 篇文章

这可能是这几天最让我兴奋的新闻了:


3 月 6 日,日本动画《数码宝贝》,宣布要推出 20 周年剧场版。

主题曲、配音,全部跟 20 年前一样。


唯一变的,是主角们从 20 年前的小孩,变成了上班、进入社会的成年人。


制作组说,这部剧场版,是献给所有和数码宝贝一起成长的“孩子”们的。

你可能已经忘了这部动画讲的到底是什么。但看完下面这段视频,我保证你会瞬间热血上涌。


朋友说,她一听见就想起曾经逼着家里小狗进化的日子


还有个男孩一脸怀念地说,我们当时只看天女兽。天女兽可真好看。


我可以用几句话解释整个故事:

八个被选中的小学生,误入了数码世界,各自认领了一个数码宝贝。为了重返现实一路战斗。



听起来很中二是不是?


可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在重看、回味、甚至分析剧情。



动画里出现的光丘、御台场这些现实地点,很多人专门去日本打卡。


站上,你能看到几百个数码宝贝的纪念视频。



最热门的一条,弹幕数量达到了 20 万。


动画主题曲《Butter-fly》,在各个音乐软件里有几十万条评论,全都在诉说自由和梦想。


而这首歌的演唱者和田光司,在 2016 年因喉癌去世。


之后,他的推特多了几万条来自世界各地的留言。


很多人打出了他在主题曲里那句歌词:


愿我们能始终怀抱无限大的梦想,穿越冷酷无情的世界。”



数码宝贝,绝不仅仅是一部热血动画片。


到底什么是成长,它在 20 年前就告诉我们了。



20 年前,我们多少都曾觉得自己是被选中的孩子。


20 年后,才知道人生不一定如此。


我们都变成了即使痛苦,也要逼着自己勇敢做选择的人。




今天有个同事说,我们之所以这么忘不掉《数码宝贝》,其实是因为:

我们就是第一批被选召的孩子。

动画在 2001 年左右引入,动画里的人上小学,动画外的我们也是。

动画里的孩子各有心事,动画外的我们也是。

动画里的孩子慢慢成长,动画外的我们,也是。

先一起回忆下这几个主角。


最热血和神经大条的,是太一。



他的伙伴是亚古兽,进化前是一只小恐龙,进化后是一只大恐龙。


阿和就比较冷。不爱说话,会吹口琴。特别疼爱自己的弟弟。



他的加鲁鲁兽也是冷色系。


素娜,可靠温柔。她的数码宝贝经常带她飞。

学霸光子郎,20 年前就总抱着一台电脑。连带着数码宝贝都显得智商很高。



年纪最大的阿柱,伙伴是唯一一个会水上战斗的。



打扮很好看的美美,她连数码宝贝都是一朵花。



年纪最小的是阿武和嘉儿。

他们的数码宝贝特别让人羡慕,一个天使兽,一个天女兽。算是最早的 cp。


之前看这个故事,感觉其实挺欢乐的。


但现在才发现,这里其实很少见地提到了死亡、别离和家庭。每个孩子都很孤独。


比如说,素娜和阿和都是单亲。


一个觉得从来没得到过妈妈的爱:



一个一开头就成熟得像个大人,很封闭自己:



看见素娜哭,别人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却在一边自己抱着胸,说:这种时候,尽情哭就好了。



一看就是自己哭多了,很有经验。

弟弟阿武一直依赖哥哥,觉得自己好弱小。


连他的巴达兽,进化得也最晚。在别人都变身成功了,只剩他还是维持原样。


面对敌人,他的空气炮就像挠痒痒,一点用也没有。

这应该也算我们最早体验焦虑的时刻了吧。


我为什么没有别人好?


我为什么落在了后面?


为什么只有我不行?

有很多话,他们都隐藏着不说。


光子郎是孤儿。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父母”并非血缘,却一直埋藏这个秘密。


阿柱年纪最大,却犹豫没主见。

家里一直拿他和哥哥做对比,很少给过认可。

其他数码宝贝都是被照顾的,只有哥玛兽一直照顾阿柱。



有个同事说,很心疼哥玛兽这么成熟的数码宝贝。


“但再想想,其实我小时候也是阿助那个样子。”

太一挺鲁莽。


在遇上麻烦时,缺点非常明显。

为了让亚古兽继续进化,他不停地喂它吃东西:


“现在只能靠我们了!”

战斗时,为了逼亚古兽,他直接冲出去,让自己身陷险境。

亚古兽进化了,却进化错了。

成了极具破坏性的丧尸暴龙兽。一旦战斗就不能停,直到死。

还好,它最后退化成了最初的样子。

太一很失落又很难过。


“是我不好,各位,对不起。”


小时候看他们,喜欢讨论谁的招数厉害,谁的战斗力强。

长大后再看,却记住的都是他们最脆弱、最不完美的样子。





剧情里,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徽章,每个都代表着一种品质。


勇气,友情,爱心,诚实,知识,光明,希望,纯真。

他们的徽章亮了,就说明拯救世界(或者打赢胜仗)有希望了。

有句很有名的评论是:


这些徽章,到现在你还剩下哪一个呢?

但我想说,这些徽章,也从来不是一开始就光芒万丈的。

阿和是个不太喜欢跟别人求助的人。跟太一吵过好几次架。最严重的一次,直接大打出手。

然后选择跟大家分道扬镳,独自行动。

光子郎想要留住阿和,对他说:“你的徽章代表着友情啊。”

他特别无所谓地说:“友情只是个老掉牙的名词。”

可与伙伴分开后的阿和,根本就没有那么洒脱,而是陷入了自我怀疑。

“我一直认为太一的思考不够细腻,可我自己更糟糕,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他觉得自己不配做阿武的哥哥。因为只有阿武需要他,他才能肯定自己存在的价值。

“我不是真心想当独行侠,可其实我心里很寂寞。

我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了不起的人。可是…我真的很想大哭一场。”

但事情发生了变化。朋友们来找他了。

还带来了他最喜欢的口琴。


阿和明白了友情。


没有任何人喜欢孤独。孤独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素娜的徽章是爱,却不会发光。因为别人对她说:

你本来就是在没有爱的环境里长大的。怎么会有爱呢。


她跟妈妈一起生活。要负伤踢足球,妈妈坚持让她在家学花道。


两人大吵一架。她喊,为什么你永远都不了解我呢?



但后来,她的数码宝贝要负伤战斗,她全力阻止。


她的数码宝贝,居然也冲她喊出了这句话。

徽章亮了。她发现原来紧攥不放手,起因也是爱。

根据剧情,1999 年,他们是在夏令营时突然被吸到数码世界里的。


而且时差挺大,现实世界的一秒,在数码世界里就是一天。

他们等于在这个倍速世界里,倍速地逃命和成长,直到徽章发亮。


不断怀疑自己,也不断找到出口。


当然,他们最后打败了敌人,拯救了世界。


然后,就要离别了。

小时候不理解为什么孩子们一定要和数码宝贝告别。

长大后,才发现这是我的第一堂关于分别的教学。

关于是否能重逢:


—— 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 没有那回事,恶魔兽的时候,我们不是分散又见面了吗?



——因为那个时候我一直相信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 

——现在你也要相信。



关于要不要见最后一面:

——你为什么躲着美美,她一直在找你。

——因为离别是很痛苦的事情,既然痛苦我就不要看到她。


但是最后,它还是来了。


对不起!谢谢你!


然后美美的帽子飞出去了。

同时飞出去的,还有“成长”。

20 年后,我们和这些被选中的孩子一样。


短暂的热血过后,长大了,工作了,明白梦想不一定会实现,开始体会疑虑和不安。

但有些事情也发生了变化。


我们也都不再是被选择的孩子,而是学会自己选择自己的人生。

即使痛苦,也没停止往前冲。

20 年了,这也许就是数码宝贝教给我们最重要的事:

“我们总能始终怀抱无限大的梦想,穿越冷酷无情的世界”



晚祷时刻:

“仿佛蝴蝶展开双翼,一路迎着微风飞行

直到我和你,相见约定不再分离”


别忘了,你也是被选召到了这个世界的大人??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