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培根|掏耳朵

   

2019-04-29 22:39:02

我特别怕掏耳朵,因为我的耳朵特别敏感。

从小到大,给我挖耳朵最多的,应该是我的母亲。一般在一个安静的午后,阳光刚刚好,好的温柔,好的暖和。我轻轻坐在小板凳上,侧着身子,歪着脑袋,靠近母亲。母亲抓着我的小耳朵,左右端详,由外到内,细细地清扫一遍。

后来我小弟出生了,这个光荣的使命便很好的加以继承。小弟和我不一样,我是不太喜欢掏耳朵,他是特别喜欢掏耳朵。但是母亲有时候比较忙,所以导致他无师自通,熟能生巧。

饶是后来,我也喜欢让他帮我掏耳朵,但还是怕他年少鲁莽,毛手毛脚。毕竟耳朵是很柔软的地方。

小时候,习惯性地给小弟买一点好吃的,譬如面包,譬如糖果,借此贿赂他,然后让他帮我掏耳朵。

十几年如一日,小弟掏耳朵的技术渐入佳境,不可谓不炉火纯青,莫与我当年之谆谆教诲有关。

我没有挖耳朵的习惯,但是经常洗头,难免耳朵积攒灰尘。尤其是工作之后,回家的少,自己也只是简单擦拭,别人看不到就好。

那次培根来上海,实在看不下去,揪着我的耳朵,非要把耳朵整治一番。培根一本正经,命令我坐在椅子上,自己坐在床边。

培根从包里找出耳勺,无比精准地扯住我的耳朵,令我动弹不得。我安慰自己没事不用紧张,可是身体还是本能地没由来的惊慌。

培根根本不给我闪躲的机会,一边安抚我不要紧张,放轻松没事的,一边快刀斩乱麻,大刀阔斧地进行整治。

有点痒,有点摩擦,有种舒服的快感。

喜欢上你指尖的温度,喜欢你抓耳朵的拿捏,喜欢你的细心拨弄而又简单粗暴。

是否喜欢一个人,便会喜欢上她的所有动作?

这辈子做的最幸运的事,大概就是在一个恰如其时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然后喜欢上那个人的一切,直至习惯无法自拔。无须细心斟酌,无须担惊受怕,任凭她,且随她。

因为,那是培根呀。

-作者-

渡小小,用感性的文字温暖每一个孤独的灵魂,首发专题:我与培根。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我与培根|掏耳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