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儿童节的郊游,想起了儿时快乐“挂亲”时光

   

2019-06-02 00:36:03

“快看,前面有一条大路,像是到出口了。”青椒在前面喊着。

我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这次爬山是突然决定的。我和青椒坐公交到团结乡的半山腰,从山中间往上爬,再从山顶沿着小路徒步到山脚。还好这是一个阴天,不热,但穿的也太少了点,一直觉得冷,下山的小路又是那种参天的大树,属于原始森林,气温也就更冷了。

“等等我,我快走不动了,太累了!”我一边喊着,一边慢步走去。

到了小路出口,竟是一条柏油路,像刚修好不久,上山的时候没经过这里,我好奇起来,这条路到底是通向哪里。

“这条路不是我们山上的路嘛,我记得上山的路在小路的右边,这条路在小路的左边延伸出去。会去往哪里呢?”

“等我走下去研究一下。”青椒说。

到了大路,看到许多车,可能是周末出来郊游的吧。再往前走便是交叉路口,那里有个小型停车场,还有服务站。服务站旁边的大大的牌子写着:黑林铺公墓专用车道。另外有一块小牌子写着:公交车,货车禁止通行。

我们对视,哦!了一声。

“原来是坟地啊!”我说。

“你这话说的怪怪的!”

“这有什么怪的?” 我接着又说,“唉,明天还要上班,真的带着上坟的心情去上班啊!”

“不会吧!”

我想了想,好像在记忆里,每年清明去上坟的时候,都挺开心的!可能是小时候无忧无虑吧,也是因为老人父母都健在,所以每次去走墓地,没有感觉到悲伤,反而是当成一年一度的家族集体踏青,很是快乐呢。

还记得每年清明节,远房的爹爹还有叔叔伯伯们都会回到老家,去祭祀先祖,我们那里叫“挂亲”。在童年的记忆里,这是一年之中,除了春节外,最快乐的时光。

三月,细雨绵绵,油茶悄悄发出嫩芽,蒜头从野地里长到了二三十厘米高,细笋已经冒出土来,蕨类漫山遍野都是,山野里一片生机勃勃。

清明节这一天,父亲一大早就起来宰好了一只大公鸡,轻轻过了一遍热水,装好了香、纸、炮仗、酒,还有糯米午饭,一起放在了背篓里。吃过早点,我们便开始出门去“挂亲”了!

我们祖先的每个墓地相隔都有两三公里,最远的有五六公里,基本是在山脚或半山腰上,我们只能步行着去。

步行的路线需要经过一片竹林,一片栗子树林,还有梯田,还有一片原始森林。印象最深刻的是要过两次河,来去各一次。

春天水涨了,小孩没法过去就只能让大人背着过,那时候爷爷身体还好,来回背了好几轮孙儿。我每次都是是爸爸背过河的。

“挂亲”一边是缅怀逝去的亲人,一边是让家族的亲友聚在一起增进感情。那时候我所感受到的,是亲人之间珍惜与团结。

现在想起来,那样快乐的时光,真是再也回不去了,但却成了人生宝贵的精神财富。

现在城市里的公墓,都是在一起的,对比起来,我们生长在农村,快乐的事情原来可以那么简单纯粹。

“我想回农村住了,可以吗?”我问青椒。

“可是农村生活也没有那么简单呀?你能吃苦?”

“你难道忘了我也是农村出来的吗?那些琐碎的农活我都体验过好吗?”

“好吧!”

青椒没有很反对,也没有赞同,他一定觉得我是触景生情,开玩笑呢。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六一儿童节的郊游,想起了儿时快乐“挂亲”时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