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鬼谈10–痛与恨的世界

   

2019-03-27 10:11:10

  易大师把结着印的右手收了回来,看了一眼站在门前精神有些恍惚的林木木,易大师也不说话,一把将林木木推到旁边,一个箭步跨进卧室里。

  易大师看着空荡荡的卧室,转过头来问林木木:“鬼呢?鬼在哪里?”

  林木木扭过头来,看到易大师正疑惑的瞪着自己,叹了口气,刚要说话,易大师却是皱着眉头把头扭了到了旁边:“徒弟,你的鼻涕流进嘴里了……”

  林木木“呃”了一声,然后愤怒的喊道:“你还嫌弃鼻涕?鼻涕都比你强!起码它能救我的命!”

  易大师更加疑惑了,扭过头来刚要开口,一看到林木木鼻孔处耸拉的鼻涕,还是撇着嘴把头又扭了过去:“我说徒弟,你可不可以把鼻涕擦了再说话,太恶心了……”

  林木木吸了一下鼻子,鼻涕“磁楞”的上去了,然后瞬间又流到了嘴边:“不擦!这是我胜利的见证!”

  易大师一听,惊讶的扭过头来,也不看林木木的脸,低下头看着林木木的脚:“你能把鬼赶走?”

  林木木没好气的说道:“废话!等你来我就挂了!”说完林木木冷哼一声,扭头就像屋外走去。林木木才不会告诉这个不靠谱的老头,就是自己情急之下擤了剥皮鬼一脸鼻涕才将它恶心走的……

  易大师赶紧抬起头看着林木木的背影喊道:“唉!你干嘛去啊?”

  林木木连头也不回:“嘴干,喝口水!”

  易大师一听,摇了摇头,顿时更加感到林木木这个徒弟他的心太大了,猛然,易大师的头顿住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林木木越走越远的背影,心里万分惊骇:“这家伙……这家伙鬼气又重了,怎么阳气还是不减弱……”

  易大师的惊讶并不是没有道理,对于普通人来说,每个人体内都有固定的阴阳之气,就像个盆子,只能装这么些水,多了便再也装不下去了。

  人类的身体讲究的是平衡之道,平时每个人体内的阴气值与阳气值都是固定的,或许会有些人阴气较盛,阳气弱,这样的人会比较容易撞鬼,然后阳气会再次被削弱,阴气增加,由此引发恶性循环。

  可是林木木这个家伙,他阳气很旺,本来不该撞鬼的,可是偏偏撞了,这个事情本来就解释不通,更加诡异的是,林木木撞鬼后,体内的阴气增加了,可是阳气却没被丝毫衰弱,仿佛他体内的容量没个极限似的。

  易大师满心疑惑的回到客厅,看着正在饮水机旁“咕噜咕噜”不住往嘴里灌水的林木木,眉头越皱越深了,他纵横灵异界数十载,不说万事皆通,也差不多是见多识广了,可是林木木身上的事,他真的是连个勉强的原因都找不到。

  易大师站到林木木旁边,拍了拍林木木的肩膀。

  林木木扭过头来,手背擦掉鼻涕,没好气的问道:“干嘛?”

  易大师严肃的看着林木木:“你……你真的是个普通人吗?”

  林木木一愣,喊到:“老家伙,你又发神经了?”

  易大师把手放在林木木肩膀处,暗暗使劲:“回答我!”

  林木木吃痛的皱起了眉头,连忙把手里的杯子放在饮水机旁,佝偻着腰,伸手拍打着易大师掐着肩膀的手:“老家伙,给我放开!哎呦……疼!哎呦……”

  易大师眉头一皱,手上的力量减弱了一些:“回答我!”易大师心里却是有些不甘心,这个家伙的身体和素质明明都是普通人啊,可是偏偏却在他身上发生了这么多诡异事件,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小子不是个普通人……

  林木木终于能直起腰来了,伸出手使劲去掰易大师的手,想要把手从肩膀上掰掉,奈何这个老家伙人老,力气可不小,那只手宛如钳子一般紧紧的扣在林木木的肩膀上。

  林木木知道自己干不过这老头了,叹了一口气,把手放了下来:“既然你都这样问了,我就实话告诉你吧……”

  林木木深吸一口气,严肃的看着易大师:“不错!我确实不是普通人,其实我是隐藏了真实身份,我的真实身份便是来自塞亚星球的卡卡罗特!”

  易大师愣了,不自觉的把手送开了:“什么玩意?”

  林木木怎么会这么放过易大师:“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你是留不得了,哈眉哈眉波……哎呦!”

  林木木捂着头,看着打了自己一巴掌扭头就躺在沙发上的易大师骂道:“死老头,净发神经!”

  易大师也不搭理他,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木木气极了,走到易大师旁边,也不敢去动这个老头,他心里明白,这个老家伙目前惹不得,只得狠狠的冲沙发上踢了一脚,然后低声恶狠狠的骂道:“神经病!”

  易大师睁开眼,把头侧向一边,看了一眼林木木向卧室走去的背影,重新闭上了眼:“别忘了关灯!”

  林木木扭过头了,狠狠瞪了一眼易大师,不情不愿的替易大师把客厅的灯关上,嘴里还嘀嘀咕咕的骂着些什么。

  摸索着走到卧室门前的林木木猛然间想到了什么,扭过头来大声喊道:“老家伙!我们换地方睡吧!”

  “放心!天快亮了,不会有鬼出现了。”

  黑暗中,林木木也看不到老头什么表情,只得推开门走进卧室,嘴里还不住的嘀咕着:“我是嫌床恶心……”

  ……

  让我们把时间回到剥皮鬼出现在林木木卧室时,小区内,林木木所在小别墅的门口此时正静静的站立着怪异的两个人(鬼),昏暗的路灯将这两人(鬼)的身影照的有些朦胧,使得两人(鬼)仿佛黑色的剪影一般,一人(鬼)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木木的卧室方向,一人(鬼)却是低着头动也不动,也不知在看些什么。

  两人(鬼)就那么静静的站在林木木门前,不言不语,也不知在看着些什么,在这片天地里,仿佛两人(鬼)没有一丝的存在感似的。

  过了没多久,一团黑雾猛然从林木木房顶涌出,它似乎感觉到了这两人(鬼)的存在,在空中停顿了一下,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瞬间化作黑烟消失了。

  低着头的那人(鬼)冷哼一声:“好了,芒,我们走吧。”

  芒扭过头来,看着身边低着头的子牙,头顶的那盏路灯射下来橘黄色的灯光照亮了芒的脸庞,他是个外表冷酷的年轻男子,一道从眉眼拉到鼻梁的刀疤更是为其增加了一些冷硬气质,路灯的微弱灯光镀在芒的脸上,隐隐看去仿佛有荧光在其脸上流动,那道疤也仿佛是活的一般在缓缓涌动,可是,看上去却并不让人感到恶心和丑陋,反而有种怪异的美感。

  芒点了点头,然后重新扭过头来看着面前的小别墅,那深邃的目光仿佛能直接透过屋墙看到最里面:“那个老头,留着吗?”

  子牙低着头,听到芒的话后,似乎并没有抬起头的意思,依然静静的看着脚面:“留着吧,他现在还可以帮我们保护着载体,我们可以腾出时间做下一步打算……”说着子牙转过身去,向前走去,可是头依然没有抬起。

  “子牙!”

  子牙停住了脚步,芒转过身来,看着子牙的背影,路灯下的芒刚硬的脸上似乎隐隐有种悲戚:“值得吗?”

  子牙听到这句话后,似乎想抬起头来,但是终究是没有抬起来,沉默了好久,芒叹了一口气,刚要再说些什么,子牙却是开口了:“肉体永远无法承载着情绪,它们只能由灵魂来承担,悲伤和悔恨犹如一道道镣铐紧紧束缚着你的灵魂,当你慢慢习惯了之后,它们就会开始慢慢缩紧,碾压着你的灵魂,真是想忘都不能忘呢……那种痛……你懂的吗?”

  芒舒了一口气:“子牙,我懂了……”

  子牙“嗯”了一声:“接渡人已经插手这件事了,未来可能会有些麻烦得由你来解决。”

  “守护官那边呢?”

  芒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想着些什么,然后低着的头缓缓摇了摇:“三官那三个老家伙正在为异能界天赐的事忙活着呢,暂时不会插手我们灵异界,但是,还是小心点吧……”

  芒走到子牙的身边,看着身边低着头的好友,刚硬的脸上涌起一丝微笑:“放心吧!”

  “谢谢!”

  芒脸上的那丝笑容慢慢敛起,他看着面前正低着头缓缓走动的子牙,心里的那股哀伤更沉重了:子牙啊!你究竟何时才会抬头看看这个给你痛和恨的世界呢……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都市鬼谈10–痛与恨的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