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饭桌

   

2019-03-30 15:46:34

今天的天气格外好。中午决定出去走走。

不仅仅是因为天气吧,很少放缓脚步,像今天这样边溜达边漫无目的地看看路边的风景了,自己实在是禁不住这春色宜人的诱惑。

 春光美,是人们对春天的普遍共识。多年来,忙于一直地奔波,自己对春天的感受也仅限于那些文人墨客文章中的描述,真正能有切身地体会,却是奢望。今天,这个机会与自己不期而遇。

 最多最明显的算是柳树了,一场雨下来后,天气也变暖了,孕育一个冬天的希望破茧而出,在每一条历经干瘪严寒的枝条上日益丰盈吐绿,略显幼嫩的四片叶芽托着含苞的柳絮在风中楚楚动人。走在树下,想着要尽享那枝条轻抚的妩媚,但又唯恐蹭坏了那娇嫩的生命,只是远远看着吧,就像面对那些出生不久的娃娃,那么可人,那么惹人娇惯。

路边的景观树也不落后,冒芽的冒芽,窜绿的窜绿,有的还点缀着红红紫紫、黄黄绿绿的花苞,角角落落里都萌动着生命的节奏。树下,盲道边,石缝里,到处都是或大或小的野草、野菜,有的才刚刚破土而出,在经过冬天已经死去的荒草里这些生灵显得尤为刺眼。迎春花开的正艳,微风过处摇曳多姿。塔松、冬青又添新绿,过雨后,绿的浓重,绿的透油。

路灯柱子、路边电箱以及显眼的建筑物上满满的贴着一些招聘启事,不断地有人走上去看个究竟。虽然出了正月,但受大的经济环境影响,从去年底个别企业就早早关了门,至今没有运转的还是不少,看来这对就业构成了压力。很多人转行自谋出路,那些路边摊明显多起来,卖水果的,卖小吃的,卖饰品、日常用品的也不少,但公司很多没开张,流动人口、外来人口少,这小打小闹的生意也不是很红火。偶尔看到几个路边摊的业主凑一起在打牌,看来他们真的很悠闲。

路口右转,是所谓的老工业园区,单调地传出纺纱、编织袋生产机器的运转声,看来有几家已经开工了。有人上工的地方,总会有一些服务行业伺候守着;小饭馆,卖菜的,都在忙碌地招呼着。看看也到了午饭时间,路边一个临时搭建的卖快餐的帐篷小屋吸引了我。

有几个人在里面吃饭,摆了五张桌子,地儿不大,但卖的挺全。混沌,煎包,豆腐脑,茶叶蛋,还有小菜饼,都是一些当地小吃,方便也实惠。找个空位坐下,点了一碗豆腐脑,要了两个茶叶蛋。来了,又去了,陆续吃饭的都是近处打工干活的。

摊主是位女的,三十多岁,很干练的样子,热情地不时招呼着来往的客人。记得去年这地儿还是一个荒场,如今就上了三家摊位,另外两个是卖包子,卖炸串的。吃饭的档儿,聊起来才知道她也是觉得在厂子里不好干,年后便干起了这小本生意。一顿饭下来,不到四块钱,可口又便宜。看着吃饭的人惬意说笑的样子,知道他们已经很熟了,看来这小吃摊很受欢迎。

听着邻座几个人边吃边说公司招工的事儿,说因为生产缺人,这让领导很上火。很多原来的工人年后没到岗,他们感叹公司就是技术员的培训基地,一旦学会,就都跳槽了。其中一个年龄稍微大点的,说自己当年为了学这技术还走了后门,通过本村熟人谋得这份工作,现在很多年轻的却不愿意干,嫌脏还是怕累,难说。

时间不早了,我起身返回。路过一家木业,门口被一堆土和乱石堵了,门上还贴了封条,听说前几天老板跑了,公司破产。当初很上规模的一个企业,如今人去厂空,仅有几个临时安排的留守人员在门卫处看着。透过围墙栏杆,还能看到里面一簇簇毛竹,成型的景观树木和那些点缀的花花草草,和墙外的那些花草树木一样都已经绿意盎然,这一些足以说明企业当年也是何等的风光,风光不再,两败俱伤。

唯有人是复杂的吗?满眼春光,生机无限,一切都是希望,一切都在蓬勃,我们又何必婉约伤感呢?一个小饭摊就是一个小世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们不能等不能靠,机会都是自己争取的,就像这春花烂漫,我们可以在严寒之后争取最美丽的转身,也可以选择默默地离去。

我感觉自己会经常去光顾这不起眼的小饭桌,不是为了便宜,真的,只为这份舒心和坦然,世界不乏轰轰烈烈,唯独缺少平静里地释然。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小饭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