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春梅:像秋雨一样正面地坦诚地向当事人说出自己的需求

   

2019-03-30 21:51:16

秋雨发微信用开玩笑的方式说:曹老师,您让我当诗词大会的主持,怎么也不发给我一张特殊贡献奖的证书?

我当然开玩笑地掩饰我工作上的不周全,回复她一张证书哪里够,我下周一除了证书还要配一本厚厚的本子做奖励呢。

说完,心里并没有感觉不快。因为秋雨如果不对我直接说出她的想法,而是向妈妈倾诉,向校长倾诉,向男同学倾诉,向别的班的同学倾诉,由他们转达给我,那么转达过来的内容在语气语调上、内容上与秋雨的初衷可能就有出入,万一转达内容有误,让我感觉到被冤枉,我不仅不再会感到欠秋雨人情,还会认为她扩大矛盾,激化了矛盾,从而产生强烈反感,与之生出嫌隙,进而感情出现裂痕。

而现在,我打算周一马上给所有为诗词大会提供特别服务的同学补发证书,并附送一个小礼物表达感谢与歉意。而秋雨感受到我的歉意之后,嘱咐我嗓音有些沙哑,要好好休息,多喝一点水。

这种沟通方式就是比较成熟的令人愉快的沟通方式。三班的很多同学有必要学一学——面对面地坦诚地正面与人沟通,勇敢地表达自己的内心诉求——因为话只有说出来,别人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或许有的同学讲,我小学、初中也是这样做的,为什么会被同学们孤立呢?我正是因为那时候留下了心理阴影才导致高中不敢直接说出想法啊。这就需要我们再次向秋雨学习语言表达技巧。经秋雨同意,我引用一下她的原文:“话说老师啊,你也不意思意思给我们个证书啥的人英语演讲主持还有张证书呢,我要吃醋辽。”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曹春梅:像秋雨一样正面地坦诚地向当事人说出自己的需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