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间日记《存在与活着》

   

2019-04-01 06:15:59

每天要写工作日志,大清早,起来看来一下:2019年4月1日,愚人节。在简书,我们可不能糊弄人吧?翻阅以前曾写过的一篇文章,与友人共享。

我承认,这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

但我还是写下来了,因为,话不说出来,内心总有一种纠结与沉重。

中午,那老太太又来了。她儿子是做外墙漆的,跟着一个分包了我们工地活计的包工头做事。我们和包工头之间是相对独立的业务关系,他自己找人干我们的活,合同明白的,我们之间就是完活结算,别的事情他自己打理。这不出事了,那老太的儿子从脚手架上掉下来了,直接弄了个下肢残疾。除了刚住院时候,我公司给垫付了两万元,其余的没了下文。那包工头一推六二五,什么不管。急了眼的老太太三番五次来我公司,说不到两句话,就地一躺,拿钱吧。

今天咱不是说其中谁的责任问题,无论通过法律还是调解自有定论。我只是经过几次接触,深感这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真不容易,这六十多年了,或许仅有这件事只有这一次,她活的太不像她自己了,为了儿子,为了多要点补偿,她撕下了自己的脸皮,正像她自己说的:我都这么大年纪了,我还怕什么?

其实,你仔细想想,这种越活越不像自己的人不在少数。

中秋节里,像往常一样,我去看望姨妈。很希望像从前,拉着手叙叙家常,聊聊身边的快乐烦心事,这就够了。和老人,你能说什么?老人一开口,吓我一跳。净是些,哪位表哥的孩子考研了,谁分配到公路局了,新农村建设要拆迁了,房屋补偿多少钱一平方,有线电视不如安宽带,等等。说的我都不知道怎么接话茬了。年过八十的人了,哪来的那么多信息量?有人天天在她面前说叨这些?不可能,我知道,儿女都忙,年节里去都聚不齐。那答案就一个:她问的别人或听别人零星说的,并且小心翼翼地记在了心里。

前两天去本家一大娘家小坐,正碰上她孙子在连哭带蹦。怎么回事?孙子要篮球,说学校里人家都有。大娘去超市给买回来了,一看,孙子说不是纯皮的,不经玩,容易毁。这顿闹腾,最后我陪着一起去买了个。回来后,大娘就问了我很长一段功夫,都是关于她孙子经常玩的一些“游戏规则”,上网、买卡、什么牌子的鞋,我大娘可是八十一了,这敬业劲,让我看的都心疼。她说得懂这个,不然孙子一闹,儿媳不高兴。  想起和同事一块吃饭了。他比我大将近二十,但还谈的来,下班后经常聚聚,有时候人多更热闹。给人的感觉就是,他啥事都懂。饭没吃完,喊着去KTV的是他;某洗浴中心让关了,他说早就觉得该出事;聊起淘宝,他说自己穿的衬衫是女儿在网上给买的,并且在我面前至少说过三次。认识七年多了,他最近这两年表现的尤为突出。明明是他打两三遍电话催人家来吃饭的,他告诉饭店老板:这些年轻人就爱和他近乎。

看起来,人活着真不容易,活着活着就找不到自己了,觉得越活越精明,但在外人看来却越活越变异。

一家规模还算可以的企业,老板挺能干,他挑头,弟兄几个一起创业,纯粹家族式的公司。运营态势还不错,但公司职员觉得很“窝火”。老板有七十多岁的父母,经常到公司巡视,时不时的进行指导。开空调,说浪费电;办公楼来了新人,说怎么没给他说一声;办公室所有的钥匙得有他的一把,那“权威”够力度;老太太更是经常去餐厅面授“机宜”。他们看哪里都不顺眼,不过问下,感觉不放心,“家有千口,主事一人”,这是他们的信条。

平心而论,老人们都不愿被社会抛弃,尤其是不愿让身边人感觉他们落伍了,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时刻证明着自己的存在和价值,这可以理解,但真的很累,有时候似乎过于牵强了。

回首年轻时候,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说。风风火火干自己的事,并且还干的风生水起,养育着一大家人口。怎么越到了该享受生活的时候,反而活的小心翼翼了?

究其原因,心理作祟,患得患失。其实,大可不必。人生每一个阶段自有其生存状态,该发芽的发芽,该结果的结果。心放下,气也就顺了。活着,不在于你超越多少,而在于你拥有多少,古人云: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有点宿命,但是个理。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晨间日记《存在与活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