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走了

   

2019-04-03 18:12:30

这并不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因为不能回避,所以无需在意。

从记忆的那一刻起,我们就会遇到这样的问答。我们的长辈,伴随我们的长大会一遍又一遍、一年又一年的问:如果我老了,你会----会什么呢?会买好吃的给我吗?会养我吗?会打酒给我喝吗?会----很多。再大一点,我们更懂事了,他们会问:当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就彷如昨天,这不经意的一问,会伴随我们幼稚的笑、坚定的点头,再到我们会说:会的。在心里越来越明白他们的心思,但随着我们上学、工作,距离离他们却越来越远,那一声:会的,却似乎成了掩饰的谎言。哪一点能证明“会的”?

随着他们的衰老,看到的只有他们眼神中流露出的失望,虽然他们不说什么,他们也不会说出,可我们很少去想那些年轻时候的承诺了。唯有在年节来临之际,我们或许会象征性的买一点他们或许根本不需要的东西,在他们面前一闪而过。那承诺了百遍、千遍的心灵渴望就被这些本不需要的物质一带而过。

有很多人说,很多东西只有失去了的时候,才知道它的美好。你知道了吗?

未必。

其实,我们无时无刻不在经历着得与失的煎熬,但同时却又在上演着一幕幕的伤心与焦灼。

朋友会说:如果我走了,你会想我吗?同事会说:如果我走了,你会联系我吗?我们都会会心一笑:肯定会的。彼此莞尔,心知肚明。谁还会在乎分别以后的事情,当下的事情如何,已经有了定论。

这是最经常不过的事情。但有例外。

亲人当中,有不能诉说的话语。朋友当中,有不能提及的事情。知己当中,有避讳的一点。但唯有一个人,所有的,你都可以跨越。困难时候,他能及时出手;抑郁的时候,他能宽心解闷;困惑的时候,他能让你释然。凡是对你认为很好的圈子,却不能说的话,对他,你可以。这是什么?你能在他走了以后,就忘记了吗?

曾经熟悉的环境,曾经的谆谆告诫,曾经的无私及时援手,不会的。或许你当下无力回报什么,但我深深地相信,如果你走了,我依然会想起你,就像我们在一起地无所顾忌。

如果你走了,我能不想你?

那是冬天的最后几日。下了雪,学校要放假了。再有一年我们就要毕业了,实习了。泰山脚下的几年,留下了我们求学生涯的最后。把理想、信念、家中的嘱托一并抛洒于这二十几岁的年代里。每逢周末,我们会徜徉于此;假日前后也是,松林、小路、攀沿之上的盘山道,十八盘,都留有我们的青春和欢笑,豪言、关于青春的故事,朦胧的未来,我们一并留在了20世纪90年代。

又是冬天的最后几日。下了雪,公司要放假了。第一次参加工作,第一次在江湖行走,第一次感觉自己长大了。开完月度会议,和几个比较谈的来的同事到了临沂人民广场留下了1998年冬天第一场雪的照片,年轻的模样很是乐观,年轻的你我无所畏惧。

还是冬天的最后几日。没有下雪。我就按捺不住年节的冲动,参与了公司的元旦晚会,认识了一生难以舍弃的人,留下了人生难以忘怀的记忆,补充了人生的正能量,留下了自己一生的美好回忆。

许多的冬日,留下了人生的美好,留下了人生的短暂,也留下了对亲人的永恒怀念,雪的洁白留下了至今难以割舍的记忆,洁白哪里寻?无尽的思念牵引了人生无数的感喟。

也是冬日,你微笑的真诚留在了我的生命,虽然相见是九月十日的时候,但也是丰收的季节,于是,我们成为兄弟,成为知己,成为风雨路上的同路人。一起欢与呼,一起喜与悲,一起这么多年。想起《朋友》的旋律,想起《朋友别哭》的音韵。我不能自已,你或许不是我生命的全部,但你会陪伴我生命的全部。

冬日里,是收获与总结的汇集,是休憩与再次出发的号角,是收尾和起航的转折,是风俗和另类的交集。

如果你走了,我会用一生来想你。

因为不能,所以必须。因为有爱,所以敢于付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如果你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