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间日记《旱厕,水厕?》

   

2019-04-12 06:28:29

接连两天的降温天气,让暮春时节的人们又拾起了打算入柜的羽绒服,大有“快过年了”的感慨。

4月12日的清晨,依然凉意逼人,嗦嗦地披衣而起,满心地不情愿,但没办法啊——个人问题得解决。总不能拿这个来教育孩子的问题,反而笑话了自己。赖床不是我们勤奋者的本事吧?

到了厕所,我陡然感觉出了最近“我们不一样”——

原来的那种“迎面不含杨柳风,臭味脉脉暗香来”的尴尬没了;

取而代之的“此处高雅需谨慎,忙里忙外美乡村”,美丽乡村建设就从“厕所革命”开始了。

当初,村里改造厕所,很多人不以为然,尤其是老年房那一部分,村里硬是通过二期改造才圆满完成。理由很简单——老人们不接受。他们以种种理由来搪塞,阻挠。

说白了,他们就是不习惯,有人还觉得这是笑话:吃饱了撑得没事干了,还管到别人拉屎撒尿了。

我也曾心里别扭了一阵子,倒不是反对,更不是不习惯,而是觉得麻烦。这在个解决个人问题上,折腾啥呢?

现在想来,有点可笑,笑自己是不是“开始产生惰性”了。

其实人在很多方面,都是因为习惯、惰性而纵容了自己,就是在这些讲究、惯着自己的过程里,不断滋养了自己的小脾气,壮大了我行我素的个性,而在这样的环境下“培育”的个性,又往往是自私且任性的。

一件厕所改造的小事,让我“斗争”了一阵子,还好,我想通了。可是有人还是在那里自怨自艾,但他们也在同样享受着“现代文明”啊。

人啊,就是不能“端着饭碗骂娘”,那个脾气怎么这么犟呢?面子值多少钱?还是顺风顺水的好。

随遇而安是心态,也是一种适应,特立独行和“不撞南墙不回头”、“山西葫芦个别种”是有区别的。

你说对吧?朋友。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晨间日记《旱厕,水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