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来的东西。

   

2019-04-13 09:59:47

  王大宝在这个不知名的村落中是有名的赌鬼,为人比较小气有种一毛不拔的风格,他几乎每天都出去赌博很晚才回家,家里也是比较穷,而他家里还有六十多岁的父母以及自己的媳妇还有一个三岁大的孩子,他本来是一个光棍三十几岁才娶到老婆,本来父母以为他有了老婆有了孩子就不会再去沾染赌博,把父母辛辛苦苦攒的积蓄输光了还欠债磊磊,亲戚家已经不再愿意借给他们钱了。而他有了孩子还是不务正业去赌博。

  这夜他很晚才回家,已经凌晨两点钟了,他一脸怒色的推开家门,又狠狠的摔上门故意弄出很大的动静,三岁的孩子听到了就开始哭,吵的家里人都从睡梦中醒来,他看到空空如也的桌子大吼道:老子输成这样你们还在这里睡觉,饿了一天你们连个饭也没给我准备,他的妈妈从里屋走出来说:饭已经做好很久了一直等你到十点多也没回来我们就先睡了,我给你再热一下吧,说罢他的妈妈就揭开锅准备加一些水到锅里,他瞄了一眼大吼道;你们就给老子吃这些,我整天出去都吃不到饭饿了整整一天你们这是在喂猪呢?老子要吃肉,说罢就去外面抓家里面唯一的一只老母鸡。他母亲紧忙追出来大喊,宝啊你不能拿咱们家这只母鸡啊,

  它下的蛋还能卖钱给我孙子勉强维持一下牛奶钱啊,说完就过来抢他手中的老母鸡。他一把推开面前的母亲,回屋拿起菜刀就给母鸡杀了放血,母鸡在地上扑腾着,血溅的到处都是,溅满了他的衣服和脸,他的母亲就在外面哭,他也不去理会,这时他爸爸从里屋披着上衣走了出来,大吼;你这个不孝的逆子还不快给我滚,说着拿起身边的扫把就去打他,他挨了两下就把摘了一半毛的母鸡砸向他父亲,你们不就是要这个吗?好,给你,我走。走了就别回来!他爸爸在后面怒吼着,他摔门而出。

  他在村子的乡路上漫无边际的走着,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出了村子,在四下无人的盘山道上沿着山路走,边走边抱怨自己生在穷人家

  走着走着就发现前方路边放着什么东西,走进一看原来是一只胶皮手套,他看着那个胶皮手套就捡起来仔细打量着,心想:那个倒霉鬼把手套丢在这里呢,他好奇的戴上试了试,正好,于是他就带手上了没摘下来,他走到一个草多的地方躺在那睡了过去。

  在睡梦中他梦到了一个提着行李箱的人,这个人看不清脸黑色衣服,莫名的走在他身边,请问您现在有时间帮我看一下行李吗?我去趟厕所很快就回来。睡梦中那个人对他说了这句话就丢下行李箱就转身走了,他在梦里也好奇的打开了那个行李箱,好多的钱,全都是百元大钞,一箱子全都是钱,他在梦里大笑着,贪婪的去抓着那些钱。

  忽然他被脸上一阵凉意惊醒,此时天早已大亮,摸了摸脸上,呸,死鸟在爷头上拉屎真是晦气。打扰了老子的好梦。

  他回村中看到了一个叫花子在路边蜷缩着,他瞄了一眼他碗中的几枚硬币,拿起来就是跑,乞丐在后面一瘸一拐的追着,他跑的很快,不久就甩开了乞丐。他去了隔壁村的赌场。

  他拿着那几枚硬币大吼:滚开给爷让个座,说着就推开挡在面前的一些赌徒观众,神奇的是他今天一直赢,一把没输过,金币也从刚开始做不到十枚变成了几百枚,甚至已经将纸币换成了几千张百元大钞,赌馆里的人都输怕了,心想平时一直在输的他是撞上那门子狗屎运。

  王大宝笑嘻嘻的拿着钱离开了赌场,是的他打算回家,可他发现毕竟儿子是自己亲生的于是就在快要黑天的时候去了闹市买了一些玩偶和一些牛羊肉准备回家好好庆祝一番,

  当他从闹市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此时的天已经黑了下来,他有些纳闷的想怎么自己突然运气这么好,他突然想起还在手上带着的胶皮手套。

  难道说是这个手套给他带来了幸运吗?心想不管那么多,手套虽然只有一只但是带起来还是比较暖和的,他在回家的路途中总感觉背后凉凉的像是有人跟着他。他回头却没有人。

  很快他就到了家里,他进屋特别开心,家里人也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他就把钱拿出来,家里人都瞪大了眼睛,乡村人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他就一脸骄傲的说,看吧老子有钱了,都是赢来的。他爸爸从外面走进来就大吼;你这个逆子还有脸回来,给我滚出去,你耍钱赢来的钱我不稀罕,你给我滚出去!说着就把钱拿起来就要往出扔,王大宝的母亲看了立马拦住他,怎么说也是钱,如今家里面负债累累,用来还债吧。

  于是他们吃了饭就睡觉了,孩子拿了玩具也很开心。在睡梦中王大宝又作了一个诡异的梦,梦里同样是昨天梦中的场景,他这次梦到那个人回来像他要那箱子钱,而他发现那箱子钱早已经被他扔了一地,到处都是,仅仅剩下几张还在箱子里,他梦到那个人模糊的脸渐渐的变成红色,最后那个人全身都变成了红色包括衣服,再后来整个场景就都变成了红色,没有一点杂色,他突然惊醒。天还没有亮,他看了一眼旁边熟睡的妻子,却发现孩子不在她身边而是坐在很远的另一段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他就强行把孩子抱到他妻子身边,他感觉到了孩子在颤抖,还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模糊不清的话,是那种刚会说话的孩子的舌音,说了一句;爸爸,你的头发为什么是红色的呀好可怕啊。

  他惊出一身冷汗,把孩子放下就到镜子旁去看,哪有什么红色,明明是黑色,小孩子就瞎说。然后他就接着睡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每天作着同样的梦,也同时在深夜惊醒,见他日益消瘦,脸色苍白,他妈妈很多次问他是不是生病了,而他都没有好气的回说,你是咒老子生病吗,老不死的你怎么不生病。

  本来家里最近生活很好了钱也有了几乎每顿都吃好的家里人都逐渐的胖了,只有他更瘦了,原本粗壮的他,十几天下来就瘦了一大圈,以前一脸高冷的妻子也突然关心起他。虽然以前他总是一输钱就打她,可是那毕竟是他男人。

  终于有一天,他病倒了,昏迷不醒,高烧不退,家里人给他到处求医,毫无好转。睡梦中,王大宝梦到一个无尽头的花园,然后有很多小孩蒙着眼镜在围着他嬉闹,他说什么那群孩子和听不到似得,还继续他们的游戏,还梦到一个踩着高跷的女人在走独木桥,然后他就看到那个女人从独木桥上摔了下去,下面很深很深,他也梦到被他杀死的那只母鸡在和他说话,但是说的什么他记不清也听不清。

  后来有一天一个道士从他们村经过路过他家讨水喝。

  道士进门就说,你家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王大宝他妈说;怪事没有倒是我的儿子病倒了,道士皱起眉头,说道让我看看吧,王大宝的母亲就带着道士去了里屋,看到了不省人事的王大宝,王大宝的母亲脸上写满苦涩,道士看着就摇头说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然后王大宝母亲就把事情来龙去脉告诉了道士,道士听了后显然有些不可思议,什么人能一次赢这么多钱,于是就检查王大宝的衣物,从他内兜里面翻出来那只胶皮手套,最后皱起眉头,说这个是哪里来的?

  王大宝的母亲看了也说不出来,因为自己从来没见到过这只胶皮手套,儿子也从来没提起过,。

  道士说:原因就出在了这只手套上了,这只手套被下了诅咒很厉害的诅咒,那是一种人死后下的死咒,自己也解不了。

  听了这句话后,王大宝的母亲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并跪下来哭着说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我就这一个儿子,道士扶起王大宝的母亲,并说道;死咒只能用命来抵,是要用活人的命去交换王大宝的命啊,不是我不帮你是真的无能为力。

  王大宝的母亲抢着说:只要可以救我儿子的命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愿意用我的命去交换我儿子的命。此时外面守候已久的王大宝的父亲走了进来说:用我的吧,孩子他娘的还得照顾我这儿媳妇,我这把老骨头连饭都不会做,除了干农活也没什么别的能力了!用我的吧。

  道士显然有些为难,我不能这样做啊,这是伤天害理啊会折寿的啊,最后这对老夫妻就当场一起跪了下来,道士只好摇了摇头,也罢,我如今就破例帮你们这一次吧,听到这句话老夫妻双双抱住失声痛哭,活了大半辈子,彼此感情非常的深厚,如今比起儿子的命他们只好折翼失去自己的另一半了。

  回想起儿子的赌博也和自己脱不了关系啊,有其父必有其子,王大宝的父亲失声忏悔,也罢!大师,我们开始吧!

  道士让王大宝的父亲和王大宝头对着头平躺在炕上。道士说:一会我要用离魂术把你带到王大宝魂魄所在的地方,你握着这油灯,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让它熄灭啊,他是能让你儿子回家的大门啊!记住无论看到什么你都不要让油灯熄灭,鬼是不会吹灭阳火的,你拿着这油灯鬼是看不到你的。只能看到灯他们却没办法弄灭灯,但是你不能说话因为你一说话鬼就能感觉到你了。王大宝的父亲就点头答应。

  弄完这些道士就开始了施法,只见他一直摇晃手中的铃铛嘴里念叨着稀碎的杂音,不一会王大宝的父亲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王大宝的母亲看了一直是落泪,因为这一次闭眼他将再也无法睁开了。

  王大宝的父亲仿佛进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空间,他在黑暗中摸索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找到他的儿子,他用手中的光去照着前方的路,突然他的脚踝被一直手抓住了,他回头一看心里大惊失色啊,只见地上趴着一个人,而那个人抬起头却发现那个人是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妻子怎么会在这里呢?王大宝的父亲刚要蹲下来去把妻子扶起来,他突然想起道士告诉了他的话,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去理会只管往前走不要回头。

  他一脚踢开那个人转身就跑,跑着跑着突然撞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回过了头,那是一个女人,没有脸,脸上平平的什么都没有,他只好绕路继续跑,他跑到了一处高楼的废墟处,看到了自己儿子的身影,他立马过去,只见那个人抬起头,的确是自己的儿子啊,他刚要把那个油灯交给他儿子,突然发现那个人有些和自己儿子不一样的地方,他突然发现那个人没有右手的小拇指,他立马又绕开逃跑了,后面还传来了声音:爸爸救我,救我啊,声音凄惨。

  他到了废墟里面看到了一口井,只见那口井似乎已经干枯很久了里面没有水,他就往下一看,里面黑乎乎的深不见底,突然他看到一个小女孩的血肉模糊的脸,在里面对他笑,还喊着爷爷你来啦是来救我出去的吗?其实说是看到还不如说是感觉到,因为很黑但是的确是看的了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他立马绕开枯井,继续向前找,他跑着跑着就发现了手中的油灯变了手感,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那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啊,他记得道士的话就闭上眼睛不看灯继续跑,跑着跑着就变回了油灯。

  终于他看到了他的儿子在不远处一个断崖边,悬崖上有个独木桥,他就站在边上向下面望啊望的,王大宝的父亲激动的不得了,立马跑到跟前,去拍那个人的肩膀,那个人转过身,惊叫到爸爸你怎么来了?王大宝的父亲说;宝子啊:你病倒了这些都是虚拟的不是现实啊,爸爸对不起你啊

  在王大宝很小的时候,王大宝的父亲也是一个赌徒,有一天他发誓不在赌博就和自己的赌友在家中喝酒,而那个赌徒手痒就和王大宝的父亲在火炕上边喝酒边进行最后一次假赌博不赢钱的那种,然后那个时候的王大宝还小就一边看着,那个赌友很喜欢王大宝就教了他一些赌博,王大宝的父亲那时候也没在意就任由他学习了,反正孩子小也学不会。后来啊王大宝不上学了就走上了歧途。

  儿啊,爸爸不能走了,王大宝的父亲早已老泪纵横,你拿着这油灯就能回去了啊,王大宝也哭了,爸爸,都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啊,说完,两人就拥抱在一起失声痛苦好一阵,然后大宝的父亲就将油灯递给了他。

  这个时候大宝的父亲身后传来了儿子的声音,爸爸灯不能给他,我才是你的儿子大宝啊,我记得我自己的生日是……

  此时王大宝父亲面前的王大宝诡异一笑就和油灯一起淡淡的消失了。

  炕上的王大宝突然惊醒,那么醒来的又是谁呢?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捡来的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