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禁忌之戊村

   

2019-04-19 13:48:25

  戊村,位于F市的西北方。这几天,新闻报纸上都报道着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戊村闹鬼!晚上村中总听见唱戏声或看见穿戏服的人。那里的村民已经接二连三的搬出了戊村,本来戊村是以种可口的大米出名,这下好了,村民们纷纷丢下手中的农活,搬去了城里,亲戚家,儿女家,有的干脆买房租房,谁也不愿在戊村呆。可见,戊村闹鬼的事把村民们吓得不行。

  新闻一报道,一些好探险的人们纷纷涌向戊村,他们三五成群的奔向戊村,可并没遇见村民口中讲述的闹鬼事件。他们失望而归,说戊村的村民或许是想搞炒作,让村子出名好卖米,因为马上要秋收了。戊村村民气得发抖,他们再怎么想钱也不会拿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闹鬼的事炒作。渐渐戊村的事关注的人越来越少,直到一对情侣跑到戊村探险,回来后疯了一个,戊村闹鬼事件又被人重新提起。

  余教授对这件事上了心,他打算去戊村一趟,如今的他不但对民俗感兴趣,经历前几次的事,对灵异事件也有了兴趣。余教授带着李赫去了戊村,喜爱的学生中就属他最机灵。李赫摩拳擦掌,鬼,倒是想亲眼见识见识,他血气方刚,才不怕那些玩意儿。

  两人开车下午到的戊村,四处走了走,戊村并不穷,产的大米很是畅销受欢迎,家家都盖的两层楼砖房,大门紧闭。余教授将车开进了村中,晚上就和李赫在车里睡觉。

  到了夜里,两人自是睡不着,眯着眼睛,等到了夜里11点,突然响起一声鸡鸣,声音响亮悠长,把李赫着实吓了一跳。早上鸡叫是自然规律,晚上鸡鸣听着就渗人了。余教授和李赫拿着手电下了车,远处,似乎有几个黑影晃荡,晃进了一间屋后。余教授心想,难道是鬼?不像,倒像是人影。他拍了一下李赫的肩膀,示意跟着他。天上的月亮又圆又亮,关了手电,也多少能看清路。

  两人一路小跑,跟上了那几个黑影,黑影也发现了两人,停下脚步,走进一看,黑影是三个年轻人,一男两女。三人问余教授两人为何来此,余教授说明了目的。一个女孩说道:我家有个亲戚从前是戊村的,不过老早就搬出了戊村,亲戚早已过世。我很小的时候就从家里人口中听说了一个故事。说一百多年钱戊村本来很穷的,却在某一天村里人都变得富有起来。有人猜测戊村人不知从哪儿弄来一笔不义之财,却拿不出证据。我们三人来此一是想知道戊村是否真的闹鬼,而是想知道一百多年前戊村到底是怎么变富有的。

  听了女孩的话,余教授开始猜测,莫不是百年前戊村伤害了谁人性命谋取钱财,如今冤魂现世,来找戊村人讨报?接着,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在村里响起,几人吓了一跳,这大半夜的,莫非有别的探险者在附近?五人向着发声的地方走去。

  走到一片空地,这片空地离村里人住的地方较远,几人都没来过。突然,怪事发生了,空地上凭空出现了几个穿着戏服的人,男的穿的黑衣,女的穿着白衣,他们背对着五人。一个女人啜泣起来,凄凄惨惨,呜呜咽咽,听得人害怕,好比电影中女鬼来时那种恐怖氛围。五人想跑,脚却像灌了铅般沉重,仿似有手从地上钻出摁住他们的脚,让人迈不开步。女人哭泣完,铛的一声锣响,差点没把人心脏吓停,一个男人叽里呱啦唱起了京剧,他唱得很快,满含悲愤,用唱的方式抒发满腔愤恨。余教授在五人中年龄最大,好歹平时闲下来还会听听京剧,男人唱的意思他明白了个大概。至于其余四个年轻人,一头雾水,根本不知唱的啥。等男人唱完,穿着戏服的几人凭空消失,至始至终,几人都不曾回头,让人看不到面目。

  戏服人消失,五人才得以动弹,脚下的沉重感消失。四个年轻人都害怕的望向余教授,希望他能听明白刚才那个男人唱的啥。余教授想了想,说道:那人...嗯...唱了一件冤事。大概意思是请他们来唱戏,没想见钱眼开要了他们性命,他们死得冤,最后一句好像唱的是若想知冤从何处来,村郊西北方向寻。余教授说完,空中飘来一个空旷的女声,唱着小曲,这大半夜听到不知何处飘来的唱曲声,让人忍不住浑身鸡皮疙瘩。余教授打算往村郊西北方向去,几个年轻人虽然害怕,但看到余教授镇定的神情,也跟着余教授往村郊西北方向去。

  村郊杂草丛生,挨着一个山坡的地方,竟然搭着一个茅草屋。五人看看周围,周围并无种植物,不知这茅草屋做何用。余教授上前,推了推破旧的木门,发现木门上了锁,不等余教授说什么,李赫上前哐的一脚踹倒了木门,锁没坏,两扇木门的连接处早已腐朽不堪,真不明白这样的烂门上锁有用吗。余教授责怪的瞪了李赫一眼,还好里面无人居住也没有什么野兽怪物奔出来。李赫拿着手电往里一照,吓得差点没把手电扔掉,只见几平米大的小屋里全是烧过的纸灰,从未燃尽的纸上看出这些都是被烧过的冥币。这一屋子烧过的冥币着实吓人,也不知屋里有没有放着死人。

  空气中再次传来空旷的女人唱小曲,几人默不作声听了会,听明白了大概。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戊村一个在外闯荡多年的人特意请了一个戏班到戊村唱戏。那个戊村人知道这个戏班最近赚了不少钱,戏班都是以靠各地演出为生,没有固定落脚点,财务随身携带,他竟然联合村人将戏班人杀害,抢夺财物,毁尸灭迹。

  第二天,余教授将所听所见告诉了自己的好友文警长,文警长派人来到那个小茅屋,掘地九尺,挖出十几具人骨,尸骨被焚烧过。来人将尸骨埋葬,他们过去经受的冤情总算沉冤得雪。

  因为事情发生年代久远,无法立案。但上天是公平的,戊村人自从祖辈劫财那件事后都得了短命报,村中人通常都活不过50。至于当年那个请唱戏的戊村人,得到的报应是无后。

  后来,戊村人断断续续的搬回了戊村,老一辈犯下的错他们羞愧忏悔,认定勤劳致富才是唯一出路。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十禁忌之戊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