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人生,给予了我报答的最好机会

   

2019-04-23 16:37:24

不知熬过多少这样的日子,也不知以后还会有多少这样的日子,母亲习惯了半夜敲门。

父亲是2004年去世的,2006年,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母亲也是在这一年开始,独自一个人生活了;母亲的生活方式,向来被村里人所不理解,也很难被晚辈接受,今天这个样子----是母亲性格使然还是......?

印象中,最初的两年中要轻一些,最近似乎严重了,具体表现在哪一方面----说不准。

作为自己的母亲,我是知道的,但在年龄还不算大的这个时段,会出现如此的人生转折----我始料未及。

又想起了父亲,想起了爱我一生,我却没能报答半点的最爱我、最有力的家庭支撑----父亲。

在这个乍暖还寒的日子里,我独坐桌前,心里好似繁星点点,想着远在家乡山头旷野的老父亲,我格外地留恋起童年时代,不是为了那儿时的幸福,而是想着那份安宁与闲适,想着有人撑起一片天的无忧无虑。

父亲操劳一生,在有生之年,他没去麻烦任何一个人,却时时为他人着想----为他认识的人,熟悉的人和自己身边的亲人。

但与母亲的感情一直不和。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和母亲常常无休止地争吵,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也从没想到去问个究竟;特殊年代,特殊家庭造成了他们特殊的感情历程,我一直把自己定位于家中孤独的小孩----享受家里该有的,也享受着特殊家庭所特有的那份感动。

父亲给予了我超乎寻常的爱,其中就包括了因为常年争吵而缺少的那份母爱,这份爱让我在他们无休止的争吵之余还能保留一份家庭的温暖,这份爱让我在相对单薄的家庭结构中享受别样的荣光。现在想来,这份爱还在温暖、呵护着我一路前行。

虽然十几年了,但我感觉父亲一直不曾离开,在我困难的时候,在我荣耀时刻,父亲都会陪伴在我的身边。

2012年,我经历了自己的人生波折;这个波折似乎是毁灭性的,是人生的低潮,可我还是让其随风;对于我而言,这似乎是注定的,冥冥中似乎是自己一直想要的生活。

心中一直有个结,难以解开。

不能后悔,也不能覆水再来。凡事不能假设。

假如生命能从头再来,我会选择早早侍奉、孝敬父亲,会选择早早走向社会----去就业,去打拼,和父亲一道为这个家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而不是为了一份虚荣迟迟徘徊在求学的道路上。

当我刚刚走向社会,还没在那份虚荣里清醒过来时,父亲却带着一份遗憾和沉重离开了我们。

这份遗憾是沉重的,也是我久久不能释怀的。

带着这份沉重,我走了近十年。

从组建一个家庭,到一分为二,我经历了悲欢离合,尝尽了悲喜人生。在自己生命继续和亲人离世的反差里,我感觉出了人生大起大落的无奈和悲凉,让自己多遭受一些人生的折磨----心里反而好受一些。

母亲还在门外喋喋不休、自言自语地骂着,我知道这就是生活了,我过去在听,现在在听,以后或许还要听很多年。

前不久,中央电视台一直在播放老年人关于得了阿尔茨海默症(老年痴呆)的生活片段,我感同身受。

分不清时间,常常把时间段搞错,无缘无故地喊饿----或许真的,她目前人生的唯一要求就是能有吃的。这个要求不高,但对于她而言却很重要,尤其对于她这年龄阶段,成为了人生考证幸福与否的唯一标准。

对我而言也是一种考证。

多少日子里,都是在半夜时分,母亲会不停地敲打门锁----喊着我的名字,我知道她又饿了----或许也是想我了......

她常把半夜当成黄昏。我知道,这并非脑子有问题,而是她睡觉太多,又足不出户,给她形成了一种时间错乱的感觉。

我无奈,也无语。心情好时,感到是生活给我开了一个玩笑;心情糟糕时,感觉到了凄凉----守着这个唯一不分时令的亲人,人生何尝不凄凉。

从小就自己,很多人说起等父母年龄大了,会很单薄,这说起来轻松的一种人生况味,到头来却真的不轻松。没有人能分解这份人生的沉重。

很久没有感受这份人生的沉重了,其实每天都在面对,却每天都在回避,不想,也不愿意去在这份沉重上停留。

如果不是自己近来心情不好,如果不是自己一个人独对空房,我不会有如此的心境。

母亲似乎很烦躁,以为天刚刚黑,又在敲门----催着吃饭,而我还沉浸在独自的哀怨里,我久违的凄凉里最底层的那份悲怆无处安放----谁能拯救我一把----给我一份淡淡的安慰。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您的人生,给予了我报答的最好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