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骑 81 ‖ 圣女

   

2019-05-21 14:41:37

班超在黑暗处有些焦躁。

他被关在这个毫无光线的暗室里已经有三天了。

也不知妹妹怎样了,仙奴怎样了?班超记得那些宫卫围上来时,他们三人都张开双手,表示绝不抵抗,仙奴指着节杖大声用贵霜话喊着什么,想必是在说明自己的大汉使臣的身份。一个高大英俊的贵霜王族(小昭说他有王气),来到三人面前,后来一挥手,三人脸上都被套上了黑布,带下了山。班超感觉被带上车,车上只有自己一个人,摇摇晃晃七拐八弯地行驶了很多路。然后被带进了这个暗无天日的房间。路上没有人跟他说话,但行为绝不粗鲁。房间虽不大,但四壁冰凉光滑,应是上好的石材所砌,地面柔软,铺着都是厚厚的地毯。

班超不敢乱来,只能等待。在这个陌生的异域大国,完全不了解他们的禁忌和行为习惯,任何举动都有可能引起未知的连锁反应,或连累了妹妹和仙奴。

门外有脚步声,接着是门锁开启的声音。门开了一条缝,光一下涌进来,刺得班超睁不开眼。门完全开启了,门口有个影子像被光吞没了,虚幻地飘摇……班超捂住双眼慢慢的适应,那影子和光才聚合起来,是一个静立的窈窕身影,班超揉了揉眼,不就是仙奴吗?

仙奴不同往日,显得格外的美。

主要是服饰变了。仙奴带着一个精美的头冠,上面挂满了细密的珠串,一直搭在前额上。身上白袍样式奇异,只在双肩处有挽结,露出肩颈和锁骨以下的一抹胸肉,但有如织的珠串坠在那里,若隐若现。双臂也是裸着,但手腕和手背也坠满银链,像带着华美闪光的手套。头冠后,披着头纱,很长,一直落在地上……仙奴本就极美,今日如此穿戴,班超觉得自己第-一次才看清仙奴,身上有一种高-贵圣洁的晕光。

班超愣在那里。

“班头。”

“啊?”

“没事了,我来带你去见贵霜王。”

“小昭呢?”

“好着呢,我刚把她接到我那了。”

“你这是……?”

“阿爷的预言都是对的,我真的做了高附侯了。”

“不是没有神教了吗?”

“又有了。”仙奴说得很平淡,“多亏了阎膏珍王子。对了,就是三日前带人到山上捉我们的那位。他带我见了贵霜王,听我说了我家三代流落汉地的经历……圣王很感慨,说这一切都是因缘。若不是当年高附侯远遁,他未必能建立贵霜王朝,如今高附一系饱受磨难,辗转万里,第三代人带着传承来到面前,就注定神教不该消亡。所以,他要在高附城内,重建一座大光明神的神庙……但只承认我高附侯这一脉,其他翕侯被定为叛教者。”

班超听着,觉得贵霜王此举好像依旧是权变的套路——只怕民间还是有悄悄信仰旧教的人吧?如今大局已定,贵霜王就无需再板着镇压面目,恢复旧教,就像在稳定版图上摆了个绚丽花瓶。但这只是自己一个汉朝人的猜测,实在不了解这些异邦人的思路,也不敢置喙评价。

“神庙以后就供奉我那块涟漪镜,只是没有翕侯的说法了,我被封为高附圣女,又叫复教圣女。”

“圣女?”

“阿爷说,你会把我送上神座……原来都是真的。”

“哪里是我送的?”班超喃喃道。

仙奴的眼神黯淡下来,“我……其实不在乎当什么圣女。我一路走来,发现神教没了,就想这是时运使然,总不算违背了誓言。心里还有点窃喜,觉得可以跟你回去……现在神教恢复了,还由我开了‘新统’……我只能留下来了。”

“圣女应该很……大吧?”班超做了个高高在上的手势。

“不知道。但现在除了圣王和王子,好像别人见了我都要行礼。”

“好大……那恭喜你了。”

仙奴面色一寒,“恭喜我?”班超被仙奴盯着有点心虚,不敢再看那双蓝眼,却听着圣女叹气,“走吧,跟我去见贵霜王。陛下知道你是为大汉皇帝来请浮屠金像后,很高兴。说这事,是有大比丘预言的,说早就等着你呢。”

“等我?预言?”班超一惊。

仙奴点了点头,转身便走,班超只好跟着,才发现四周颇有些人,只是都跪伏在地,埋着面目。

长廊广阔,两人一前一后,像走不到尽头。班超在身后看着,只见仙奴的裙摆和头纱在地面滑行,人好似在飘。而自己好像也在飘。

这三天三夜,班超一直紧绷着,虽处黑暗却从未合眼,现在知道妹妹和仙奴都安好,总算放松下来,才感到好生疲倦,脚步虚浮,捂着嘴,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好大的哈欠。

仙奴停了下来,却不回头,“你脸色好差。”

“你还没习惯啊?就没好过吧。”班超深吸一口气,瞬间内运了一个周天,身体噼啪作响,顿觉清醒了许多,人也涎皮起来,“有劳圣女记掛,不胜惶恐”。

仙奴冷哼了一声,抬足便走,“不许叫我圣女!”

班超发现自己其实就是被关在了王宫里,去觐见贵霜王不过就是穿越这些漫长的长廊。

贵霜王朝的王宫的华美,已经超出了班超的想象,因为色彩过于绚丽,雕饰过于繁复,让人不能细看,否则会产生密集恐惧或晕眩。

长廊的尽头是一道门,门上雕有两只脚印的图案,与班超在浮屠庙里见到的并无二致。

门前竟是两名沙门守着,与仙奴用贵霜语对了一阵话,将门推开一条缝,示意进去。仙奴道,“进去吧,说他们在等你。”

“他们?”

“进去就知道了。”仙奴竟然在班超的背上推了一把。

当地一声,门在身后关上,班超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荒废的庭园里。陡然从一个极尽奢-侈的王宫突然置身到一个荒草乱长的“野地”里,让人颇感不适。

庭园很大,能看见几棵古树遮天蔽日,但初冬已至,落叶铺满了地面,厚厚的一层。班超在落叶上踏行,能感到脚下的硬度,用脚一踢,叶下是平整的石板。走了一百多步,一堆废墟显露出来,与树林“纠缠”在一起。石柱拱廊被古树巨蟒般的根系紧紧地缠绕,盘根错节,蜿蜒攀附。废墟与古树一起倾斜,崩裂,看似歪歪斜斜、摇摇欲坠,却又勾连锁系,形成一种微妙共生的关系。

突然,一阵草响,一只仙鹤从班超身边从容走过。再走几步,班超才发现庭院里到处都是动物,可能有上百只飞禽走兽——孔雀、仙鹤、乌龟、麋鹿等,连传说中的大象都有一头。最惊奇的是其中还杂着豺狼虎豹,但都在园内相安无事,甚至相互倚蹭。

班超好奇四顾,总算发现了一个人影,一个半裸的干瘦老人,痀偻着身子,在打扫一个石台上的落叶和动物粪便。有趣的是,老人身后一直跟着一头老虎,猫一般粘人,大脑袋会在老人身上蹭,几乎能把老人蹭倒。老人用手上的扫把作势要打,老虎会跳开两步,转眼就又凑上来。

班超觉得这场面有种奇异的美感。细看那老人好像极老,一头稀疏的白发,披在肩上,白须洒满胸前,满是细密如刀刻的皱纹,紧包着骨相峥嵘的脸。天上已有细雪飘下来,裸袒右肩和赤足的老人好像丝毫不觉得冷,一下一下地打扫着石台。但落叶旋扫旋飞,一切只是徒劳。

班超走向前去,那老虎很戒备,压低身体,皱起鼻子低吼。老人抚了抚老虎的头,向班超转过脸,那双已经浑浊的眼打量过来,班超忽然有种错觉,像看见了一只神鹫,耸动了一下巨大的翅膀……错眼间,原来是老人在笑,说了几句贵霜语。

班超摆了摆手,意思是自己听不懂,老人骨瘦如柴的右臂,带动干枯的手指,划向庭院内最-高那棵老若虬龙古树。

班超向老人致礼,向那百步外的古树行去。

来到树下,枝叶笼盖里许,枯叶飘落,满地金黄。四周满溢着一种奇异而沁人的木香。班超心神一荡,觉得此处别有意境,不是剑意阵意的那种杀伐之境,却与他的惘然相近,但全无迷失之惑,尽是清静适意的感觉。

树阔十围,班超手抚树身,环树而走,体味着这清寂无边的意境。转到树后才发现有人。大树后有一个树洞,洞边盘坐一光头老者,闭目如像,沉静如石,竟然与树的意境一体,妙不可分。或者说,他才是这微妙意境的来源。

看着光头老者的打扮,班超知道是浮屠教的大沙门。或是这位老沙门是意境中-心的缘故,班超错眼间,才发现原来树洞边还站着位沙门,就像前者的侍者,三十余岁,竟是认识的。

“你好。”那年轻沙门用汉语道。正是法兰。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三十六骑 81 ‖ 圣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