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羿 04 ‖ 射神

   

2019-06-25 18:28:36

从神秘之地昆仑跑出来的怪物,不止猰貐一个,还有一个叫凿齿的。

凿齿没有什么让人怜惜或骇人的背景身世,据务成子讲,就是个纯粹的坏蛋,到处吃人。

大羿带着务成子和逢蒙,循迹追踪,一路朝南,发现赤野千里,村破庄残,血迹斑斑,惨剧连连,甚至看见了一支全军覆没的人类军队……直到畴华之野,才在黄昏时追到凶手。

大羿一直以为凿齿是一头比猰貐还要怪异的凶兽,在见到那落日余晖下的孤单剪影时,才发现,那是一个人的形体坐在那里。

那是一个战士,很高,坐着都有一丈,体魄剽悍,腿边搭着跟身体一样高阔的巨盾,伸手可及之处,一把四丈长的长矛插立在地上,披发四散,在热风中不怒自威。

大羿越走越近,大概在两百步内了,那叫凿齿的巨人戒备起来,或许从没有人类敢这样大剌剌地走过来。凿齿陡然站起身来,高达两丈,拔出了长矛。

十枚太阳已经落尽,一大片火烧云映着枯黄的原野,红光照亮了凿齿的侧脸。

大羿这才看见那狰狞的面相——下颌阔大前突,嘴角两边,向上各挑出五尺长的獠牙,高过头顶,就像两支角……大羿忽然就明白“凿齿”这名字的来历了。

大羿继续往前走,务成子和逢蒙缩在他的身后。到了一百五十步内,凿齿将矛尖平指,脚尖拧动,拱起背来,像是蓄力欲出。

大羿停下来,觉得凿齿整个人就像一把张开的弓。火烧云熊熊地“燃”在两人之间,像对峙出的火花。

大羿也慢慢拉开了他的弓,弓身伸张弯曲,发出令人齿酸的吱哑声。

凿齿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颤栗,那是他陌生的恐惧感,大脚一挑,就将巨盾挑起,砰地一声立在地上,盾沿砸在土里一尺,人整个都缩在了盾牌的后面。

大羿哈哈大笑,没有停止动作,引弓满月。

箭速过快,但逃不过逢蒙的那双鹰眼,但他奇怪的是箭射到盾牌上就不见了。只有那扇盾牌墙一般地立在前方。逢蒙忽觉得大神摸了下自己的头,对自己说,去把箭捡回来了吧。

逢蒙有些不解,却看见大神甩着手,转身径自向天边的暗红处走去,越走越远。

虽然对大神由衷地崇拜,逢蒙还是有点迟疑,慢慢地绕到盾牌后面,才发现盾牌后一大片血污,在血污之后一百步的地上,插着大神的素箭。

难道凿齿像猰貐一样,在箭下身魂俱灭?只是……素箭是怎么射到凿齿的?逢蒙捧着箭来到挺立的巨盾前,那盾面上画着一张饕餮的脸——那是上古时代战神蚩尤的面目,天地间战斗的图腾。饕餮的两只瞳孔上,有两个洞穿的小孔,想必是凿齿用来在盾后观察敌人的。逢蒙惊骇起来,箭就是如此轻易地穿过了手指粗的小洞罢。

务成子那边催了,逢蒙放下心思,去追天边几乎消失的大神了。

逢蒙将箭奉还给大羿时,大羿并没有接,忽然说,你想学射箭吗?你有一双射师的眼。

逢蒙狂喜起来,看了眼务成子,务成子在示意他跟紧跪下。逢蒙跪地不起,发誓愿一生都追随和供奉射神。

大羿在树林里就地取材,做了两副弓箭,与逢蒙一人一副(帝俊所赐的彤弓素箭可不适合做教学示范),一路上认真教授起箭法来。逢蒙果真天赋异禀,没几日便可射中天空中的飞鸟。

务成子这时却收到了他的同行——其他巫师的神秘传信,巫师们重要的祭坛桑林,正在遭受浩劫。

顾名思义,桑林是一大片由桑树组成的森林,中心处有一祭台,是历代人类巫师沟通风雨的地方,堪称祈雨的圣地。

三人昼夜兼行,赶到桑林时,发现桑林已大片被推倒,根系暴露,枝叶干枯。倒伏的桑树在密林里就像犁出的巨大沟壑,延伸到森林深处。而看不见的深处,正传来凄厉的野兽的嚎叫,震得林中“避暑”的飞鸟四散。

大羿看着“沟壑”的宽度,竟有半里,心道,这是头多大的凶兽啊。

三人循沟奔走,来到了桑林的中心。只见满目疮痍。

一座巨大的祭台,已被撞塌了一半。祭台边有一头小山般大小的獠猪,正在被一群巫师带着一支人类军队,结阵围堵。巨猪一身的鬃毛如枪,长嘴拱前两丈,伸出两只一丈多长的獠牙,弯曲如刀,左突右撞,只见林木纷起,士兵被抛向天空……

这是封豨!务成子大叫,本是淤水里通雨的灵兽,现在淤水干了,它怎么就疯啦?

封豨身上插满了箭羽和标枪,两眼血红,嘶吼震天。

大羿和逢蒙各站在两株相邻桑树的树尖上,随枝摆动。务成子站在低一点的枝头上。

大羿打量着眼下的战场,轻轻摇头,说,没用的,这畜生皮厚,平常的武器和弓箭伤不了它。但它的眼珠是唯一的弱点。逢蒙,咱俩一人射一只眼,如何?

务成子叹息,可惜了,这封豨的眼珠血红,可做凝珠,定是炼丹药的极品。

大羿并不用神弓,只用教学的普通弓箭,向高空发了一箭。那箭划过一个高远的抛物线,正钉在封豨的一个鼻孔里。那里的皮薄,封豨痛得高叫起来,转头看见了树上的三人,怒吼一声,扑撞过来。

眼见封豨正面越冲越近,大羿笑道,开始,射!

只见大羿和逢蒙同时发箭,各中一目,封豨如同绊倒一般,如山的身体翻滚起来,压翻了大片树林,推起滔天的烟尘。

封豨的身体划到三人所在的树下,再也不动。獠牙巨嘴正抵在三人触手可及的身边。

烟尘散去,务成子以獠牙做桥,踏上了封豨的头部,去看那两只眼珠。但见逢蒙的箭,准确地插在瞳仁里,只剩下箭羽。眼珠显然已经破碎了。再看另一只眼,却毫无伤痕。细看,才发现大羿的箭,射进上眼皮,贴着眼珠,一直钻入封豨的大脑……这才是致命的一箭,还给他留了一个完整的眼珠。

务成子回首望着那树梢上的师徒,心道,这便是射师与射神的区别罢。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后羿 04 ‖ 射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