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羿 09 ‖ 昆仑

   

2019-07-03 19:53:39

射箭的教学最重要的是实战,所以羿和逢蒙整日整月地都在山林里狩猎。

天赋异禀的逢蒙进步很快,能教的羿都教了,剩下的就看徒弟的成长了,羿放逢蒙深入四野到处去猎取最凶残的猛兽和最迅捷的飞鹰。有一天,他或会在内部打破“蛋壳”,蜕生为一个伟大的射师。

羿又开始无聊了,整日价地看着夕阳。夕阳的存在好像就是为了嘲笑他。羿才意识到,原来人类的生涯,充斥着这么多的无聊。

嫦娥不看夕阳,她看月亮。她想念她的亲哥哥们。她可能再也回不到祂们的身旁了,因为现在是人了,是人就很快会死的。

嫦娥望月的伶仃身影,刺痛了羿。都是因为我。羿想。

这一日,羿独自在山林里徘徊,看见了一棵古桑树,很是古怪,无鸟敢栖。羿敲了敲树身,桑枝坚劲,其声沉厚。这时一只不晓厉害的乌鸦,莫名落在了枝头上,才发现树枝弹韧,竟然不敢借力起飞,怕被弹伤,在树上摇摇晃晃,啊啊地叫着不知所措。

这时羿近来所见的,难得有趣的场景。羿知道此树奇异,索性砍了拖回了草庐。花了三天,用此树做了一张与彤弓相似的大弓出来。新弓一成,竟然让四周百里的飞禽走兽心悸哀鸣。

嫦娥躲在草庐内看着丈夫试弓,弓弦的声音像琴一般好听,高亢,明亮。不觉得有些入迷。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

羿满意地将弓跨在了肩上,想起了那只树上可笑的啊啊大叫、不敢起飞的乌鸦来,决定给这张新弓取名——“乌号”。

羿背着弓进到草庐里取装素箭的箭囊,看见妻子竟然羞红了脸。羿不知这羞的由来,还在自责——这都是做人的缘故罢,一定要让她做回神,做神时,她的脸像寒玉般地透明,月亮般地皎洁。

我要走了。羿摸了摸妻子脸,我听说在西方的尽头处,有天柱昆仑山。山上住着远古的万神之母——西王母。她掌管着天地人神的生死。传说她有能力不通过天帝——就是咱们的父亲,就能把人变成神。我这就去昆仑走一趟,去拜见西王母,看看能不能改变我们的命运。

嫦娥有些担心。昆仑山?远古的诸神之山,现在已经是传说里的绝域了。西王母做为远古祖神,掌生死刑杀,就是天帝父亲也不敢招惹吧?丈夫真的能回来吗?

嫦娥忽然抱紧羿,不撒手。羿大笑起来,他觉得妻子在表达感激,还有些孩子气。妻子越来越像个人类了。

羿就坐下来不走,一直等到夜里,妻子在身上睡着,才将妻子抱到床上,转身离去。

羿在路上找到了徒弟逢蒙,吩咐他照顾好师母嫦娥。

西方太远,做为人类的羿,只能日夜跋涉,花了几年才来到了昆仑山的外围。围着昆仑山的是广袤的森林,每棵树都高达百丈,森林里有各种人类世界几乎没有的怪鸟怪兽,比如有种叫“嚣”的巨鸟,脸像猫头鹰,有四扇翅膀,叫起来像孩子啼哭……还有种怪兽,雄的叫“狰”,雌的叫“狞”,浑身火红,有些粉红的斑点,就像豹子,但头上有只半透明、琉璃色的独角,最奇的是身后甩着五条尾巴。狰狞是守玉兽,有它们在的地方,附近就有玉石。昆仑山产美玉,号昆玉,说明离昆仑已不远了。森林里怪兽虽多,但并不敢招惹羿,它们能感到羿身上有它们惧怕的东西。

森林里根须如海,枝叶遮天,羿在其中穿行,觉得这森林里哪一头活物要跑到人间去,都是凶兽。

穿过森林之后,羿看见了高耸入云的山脊,峰顶被粉红的云所遮挡,心里却知道,这一定是昆仑山了。

昆仑山被一弯没有波澜、宛如镜面的大河所环绕。水面宽阔,羿打算伐木做舟渡过去,却发现河水什么都浮不起来,哪怕扔一片羽毛在水面上,都会瞬间沉没,更别说人和舟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弱水——名字就是说水的浮力太弱了。而羿杀死的第一个凶兽——猰貐,就是从这弱水底跑出来的。

山腰的红云也不简单。昆仑环山壁一圈,昼夜不息燃烧着熊熊炎火,融铁化金……红云这是炎火的浓烟所化。上千年来,据说没有人能穿过弱水和炎火,看见昆仑山峰顶的真容。

换别人就没办法前行了,羿却坐下来用树藤皮搓起了绳子,然后将绳子的一头绑在箭尾,另一头绑在了自己腰上。羿在弱水之畔张弓搭箭,像射日般地高举,箭向峰顶射去……箭扯动绳子,竟把羿也带上了高天,带着一个弧线的轨迹,越过了弱水和炎火,把羿“投”放到了接近山巅的雪壁上。

羿继续在雪中攀援,也爬了一天,才真正地到达了峰顶。峰顶静美无言,只有一个女子的背影,头戴玉冠,冠下披着委地的长发,倚在山巅上,旁边立着三只巨鸟,就像三块巨石。那女子忽地转过脸来,完全是少女的样子,好似极美,却突然张口,露出一对老虎般的牙齿,仰天厉啸……声震寰宇,天地震颤,直叫昆仑上外围的鸟兽四散奔逃。

羿被震慑了,知道这一定是西王母本人罢,急忙跪下俯首。

你就是射下九个太阳的羿?西王母问。西王母掌管人神生死,一日死了九个大神,不可能不对羿有所留意。你来作甚?

羿说明了来意,西王母坐在一头巨鸟的爪子上半天没有说话。羿跪在那,看见王母双手捧着脸发呆,身后的长发里伸出一只豹尾来,卷到王母的身前,被王母像孩子般一把抱住……羿心想,西王母这么高的身份,样子跟人们想得也太不一样了。

好。西王母丢给了羿一个玉瓶。帝俊不让你做神,我让你做!这瓶里有两丸我刚炼的不死药,吃一丸可以长生,吃两丸便能成神。你继续做你的射神,就留在……我身边,看护这昆仑山……要知道,这山上许久都是我一个呢。

可是,我还有个妻子……王母能不能再赐我……两丸?

西王母失笑,你当不死药是家常果子吗?每一丸的炼化,须经九千年。你知道吗?前一阵那些被你杀死的太阳的母亲——羲和奔过来,说你最后射的那只金乌,魂魄还没散尽,求我赐药给她,复活儿子……我都没给,却给了你……

羿俯首再拜。轻轻道,谢谢王母,那我回去与妻子一人一丸,共享人间长生,胜过成神。

哦?王母呆立良久,终于摔掉了手上自己的豹尾,说你走吧。

西王母看着羿下山的身影,叹了口气。她是能看见命运的祖神。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后羿 09 ‖ 昆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